<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馬永娟《林間物語》向你展示東海青松林不一樣的美

        連云港作家 2021-05-26 09:44:53


        馬永娟《林間物語》向你展示東海青松林不一樣的美

        ?

        11月9日,馬永娟散文集《林間物語》研討會在連云港市圖書館舉行,出席活動的有江蘇省作協副主席張文寶,市作協主席蔡驥鳴,市作協副主席陳武、王成章、魏虹、周永剛,市散文學會副會長劉毅,我市作家趙士祥、孫桂偉、陳圣余、袁春波、穆文玲、王躍、張延詩、呂成運、盧同根、孫召港、陳玉霞、程學敏、李明、張家新以及莊光琴、駱一葒、邱艷等。蔡驥鳴致辭,市作協秘書長王軍先主持會議。

        馬永娟筆名娟子,二級作家,三級婚姻家庭咨詢師。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連云港市散文學會副會長。獲“讀書狀元”“書香家庭”“港城十佳女詩人”等稱號?!端嵣钐幰蛔恰贰栋渡系睦洗贰堕_鐮》《舌尖上的潛伏》等多篇首散文、詩歌、雜文獲獎。著有散文集《為自己點支煙》《如是藤花落》《旗袍女人》《林間物語》。供職于連云港市文廣新局基層廣電中心。

        生態理念的文學闡述

        ——馬永娟《林間物語》悅讀體悟

        ?徐習軍

        ?

        當今世界,發展依舊是永恒的主題。然而,日新月異的飛速發展,超負荷的地球開發,在給我們帶來了經濟上的“繁榮”、物質上的“富足”、精神上的“享受”的同時,又給我們帶來了什么呢?還會給我們的子孫帶來些什么呢?這,是值得包括作家在內的全人類深思的一個問題。

        縱觀現實,在社會高速發展的同時,也有一個明顯的問題折射出來,那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已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對此,文學能做些什么?作家該做些什么?

        作為人學,文學直接作用于人的精神生活,追問人生,拷問靈魂,讓胸中有一種東西“勃勃欲發”。文學應該也必須提供人的存在與發展的一種證明,證明人的存在與發展的各種可能性。這,也就成了作家無可推卸的職責。

        令人欣喜的是,最近讀了連云港作家馬永娟的散文集《林間物語》(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找到了一種久違的清新、怡神、振奮的悅讀體驗。從《林間物語》的閱讀中,體驗到了一種人與自然之間的并不沉重的靈魂對話,讓我感覺到國人在“發現了遠離荒謬的種種道路而認識了荒謬自己的道路”(加繆《西西弗的神話》)之后的一種帶有方向性的正確的發展選擇。

        《林間物語》十多萬字四十多篇散文,在選題的時代性、取材的貼近性、書寫的積極性、表達的獨特性等方面,給讀者提供了一部很好的生態文學文本。

        對文本的閱讀,首先感受到《林間物語》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

        關于生態,中華民族自古就十分重視這一問題,古人給我們悟出了“天人合一”才是和諧發展的正途!新中國建立以來,黨和政府十分重視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1972年6月,周總理親自安排中國代表團參加聯合國在斯德哥爾摩召開的首屆人類環境會議,發表了著名的《人類環境宣言》。此后,健康、協調、可持續發展,成為全球經濟社會發展的目標。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在黨的十九大報告的第三部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中,習近平總書記論述了“十四個基本方略”,在報告第九個方略中開宗明義地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

        從樸素的保護環境,到可持續發展,再到生態文明,直至今天十九大將其列入“千年大計”(整個十九大報告唯一使用“千年大計”這個詞匯),表述方式的變化,意味著意識的提檔和發展理念的升級。政治術語往往讓人感到嚴肅且沉重,而馬永娟的《林間物語》以森林、溫泉、山野、綠色等生態作選題,以散文筆法或抒情或敘事或綜述,讓讀者在輕松愉悅中解讀了生態文明這一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所以我認為,鮮明的時代性成為這部文本的選題特色。

        《林間物語》四十多篇散文,全部取材于連云港市東海青松林溫泉度假區,大多是本地讀者所熟悉的山水景觀、花草樹木、小溪蛙鳴、風土人情。有“青松林丘陵褶皺的僻靜之地,一坡的青草,春來自青”(《當風吹過草坡》),有“水中的景物在岸上,岸上的景物在水中,山中水岸,氤氳的霧氣繚繞出一個世外桃源”(《貼近你的溫度》),有“連片的薰衣草借助丘陵走勢鋪排而去,活依坡度而上,或順勢而下,層層疊疊涌動在松樹林和橡樹林之間的褶皺地上”(《被薰衣草的光芒照亮》),有“東海人挖掘自身十分豐富的物產資源,打造品牌,享有水晶之都、溫泉之鄉的美稱”(《森林里的綠色莊園》),還有“圣泉官莊的那顆千年柿子樹”(《停駐青松林》)……

        這些很多讀者熟悉地方和景物,我在閱讀的時候就產生了濃濃的親和感,我相信這也容易容易引起讀者的認同和共鳴。這種貼近家鄉、貼近群眾,貼近實際的取材,大大縮短了作者與讀者交流與溝通的距離,對于提高傳讀者的閱讀效果是不言而喻的。所以我認為取材的貼近性是《林間物語》的又一特色。

        作為一部散文集,《林間物語》“集諸美于一身”。文學重在表達人生和傳達思想感情,散文大體上都是以抒情見長。馬永娟的散文在書寫上也是側重抒情的。一般說來,“近鄉情怯”是描寫家鄉類散文的作家們“慣用的伎倆”,但馬永娟不是這樣的,她有自己的特色:《林間物語》的“抒情”是充滿陽光的,帶有積極的意味。這得益于馬永娟的語言運用和表達方式的獨特。在文本中,她的語言有一種西部陽光般的透明,華麗舞姿般的輕盈。在表達上,通過偶然的事件、偶然的方式、偶然的相遇、偶然的感悟,在側重抒情中很得體地柔合敘事。更為特別的是,一般比較忌諱的不納入“文學”范疇的“說明性”文字,居然也被馬永娟不露痕跡地融進文章中,大約是我的眼睛“毒怪”,在《林間物語》中我讀到了不少“說明性”文字,有的是如同“溫泉說明書”式的文字,比如“水質透明,pH值8.96,是世界上西游的天然蘇打水……”“對腰肌勞損……獨有奇效,對……有顯著效果”,但這些文字絲毫沒有影響整篇文章的效果,相反,離開了這些文字你會覺得不完整。能把“敘事”“說明”都進行“抒情”化表達,足見其老道,所以我認為,形成了自己的表達特色。

        讀《林間物語》,如同跟著馬永娟走進東海西部的溫泉、走進青松林,“在那里,你會想起童年,想起故鄉,想起愛與被愛,想起或是憧憬許多美好的事情,感受一份日常生活之外的愜意與安靜”。當你看到山地與森林,聽到蛙鳴與蟲吟,與“灌木叢中疾馳而過的野雞、野兔、小松鼠來一場浪漫的邂逅,渴望精神私奔及其生命的顫栗與亢奮”。在馬永娟的眼里,傍晚的霞、黎明的霧、草上的露、林中的風,都是那樣的曼妙多姿。并且,這種積極的抒情狀態一直貫穿全書。

        讀《林間物語》,如同約三兩知己作一次休閑旅行;如同一次回歸自然的心情釋放,如同一次心靈的凈化。?

        神采飛揚的這個金秋

        ——賀馬永娟《林間物語》研討會

        殷勝理

        ?

        楓紅菊黃之際,迎來期盼已久的馬永娟作品研討會。初識永娟的風采,是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連云港日報社在連島舉辦的“黃海新聞培訓班”上,后來被稱作“黃海班”。在島上,一幫人被海風與海鮮熏陶了整整一個星期。當時的辦班宗旨是培訓新聞通訊報道員,卻無意插柳成行,從培訓班出來的大都是酷愛創作的文學青年,馬永娟當是其中出類拔萃的代表人物。

        自此以后,30余年來,她的創作熱情一發而不可收,如今已收獲《為自己點支煙》《如是藤花落》《旗袍女人》《林間物語》等多部散文佳作,并有大量作品頻頻獲獎。

        當她的第一部散文集《為自己點支煙》出版時,周圍人好像對那一書名感到意外,一個從不抽煙的人,怎么忽然想起要為自己點支煙了?是遇到了無法解脫的千愁,還是難以言說的萬緒?抑或是一直以為有害健康的那種玩藝兒,突然被一些現代惡作劇者鼓吹有了新的營養價值發現,致使煙的誘惑大得讓愛趕時髦的人無法抗拒了呢?

        想來,對那位從不抽煙的女人,覺得要為自己點支煙了的時候,似乎說明她的人生已達到了某種境界:風度超凡脫俗,軀殼羽化成仙,思維茅塞頓開!于是,她在心靈的某一角落將古典美與時尚美織于一錦,繪于一壁后,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個漂亮的煙圈,在讓人們欣賞之余,莞爾一笑去體驗那種文癡們夢寐以求的高雅境界。

        以凈化心靈的虔誠去讀《為自己點支煙》,從走進《春江花月夜》的那刻起,會讓有心人非但讀懂了《唐詩中的月亮》,且感悟體現華夏古典美的那位女詞人從趵突泉泉眼里流瀉出《聲聲慢》的愁悵;而西歐那位站在向日葵油畫間的梵高,一支朦朧畫筆怎就畫不圓那輪初升的太陽?想來,這該是另一種解讀人生的方法,世間萬象,前人能夠讀懂的未必今人也能讀懂;現代人驚喜發現的,在古代人看來,未必就是奇跡。記得一位哲人說“還是留些思考給我們的后人吧”。

        從欣賞的角度突發奇想,永娟女士在為自己點支煙時,當是她一生中最愉悅的一刻。那種醉人的灑脫該是在那“夜色如潮,浸漫過臨窗而立的我”時的風采,當“世界仿佛和我割裂開來,靈魂和軀體也仿佛割裂開來,忽然想到為自己點支煙”了。在那思維近于虛幻,靈感與靈魂高度默契的瞬間,她想到了李清照,想到了張愛玲,想到了那些與她此刻有同類情感的人,于是,“火星明滅之間,有多少為人知與不為人知的情感在心底沉淀……”;于是,這一沉淀不但感染了作者自己,同樣也感染了不曾想過為自己“點支煙”的世俗中人。

        她的《如是藤花落》與《旗袍女人》兩部文集,是同時出世的姊妹花,應該說,那兩部書的問世,已表明她的創作更趨熱情飽滿、境界高遠、思維敏捷了。她的人生之路與創作情懷,如同從云山老家的那座低矮的小山腳下,一步步登上大南山,繼而攀上二桅尖,正向高入云端的大桅尖挺進……

        于是,在樹影婆娑的水光山色中,仿佛飄逸一位身著素雅旗袍的翩翩女子,從藤花灑落的林間深徑走來,手捧一部新出的《林間物語》,深情地品味云淡風輕,林芬花香,時而俯身與小草低語,時而仰面與鳥兒呢喃……

        她的作品,洋洋灑灑,于委婉秀麗的字里行間,有太多的人生感悟,太多的理性思考,既有一路風景,也有一路思索,是現實中的亮麗風景與思維中的深沉哲理此起彼伏的交響樂章。她往往用善良與機智為你導讀,總讓人在暢意與深思的峰谷間跌宕,一身輕松后又讓你陷入沉思而無法輕松,一通深思后又心曠神怡再還你一身輕松。

        所謂文如其人,娟子人美、文美,文章的標題更美。無論是《花非花 霧非霧》的遐想無盡,還是《掠過泰山》的輕松,都有種詩般情調。且看近期她于《新銳散文》發表的《輕觸你的微涼》。若是常人筆下,一次普通的漫游,寫篇游記的標題無非是《賽里木湖印象》或《走近賽里木湖》之類,而她卻避開俗句,以“輕觸你的微涼”為題,既有情景交融的詩境,更具其標注娟子文風的高雅。

        “走下長滿蒿草的傾斜的低岸,慢慢靠近你。輕觸你的體溫,微涼;淺嘗你的味道,微咸。這涼,來自天山的雪,還是你的心?這咸,來自地底的水,還是你的淚?一種聲音在卵石與水草之間呢喃,如梵天凈土的神秘和空靈……”這如傾如訴的字里行間,竟是那么令人陶醉,如同欣賞一首降央卓瑪的《西海情歌》。

        做人難,做女人更難。這是蕓蕓眾生中數不勝數的女性們苦悶與自豪交織的肺腑之言。因難而苦悶是一種失敗,因難而自豪是一種成功。因失敗而頹廢,是無法解脫的殘??;因失敗而振作,才是勝者必備的素質而雖敗猶榮。因成功而自傲,是短暫的成功;因成功而淡然,方可練就超凡脫俗的氣質,達到羽化成仙的境界!

        現實中的她,總是在事業與創作、生活與家庭的數極間疲于奔命般跳躍……雖事繁如麻,她卻憑智慧與銳氣,在先后通過大專、本科自學考試后,又博二級作家、三級婚姻家庭咨詢師的職稱,蟬聯“讀書狀元”“書香家庭”“港城十佳女詩人”等多項殊榮。

        她的作品神采橫溢,她的才情如花嬌艷,她的為人令人折服!

        若有詩書藏在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參加馬永娟作品研討會的一點心得?

        陳玉霞

        ?

        2017年11月10日,我有幸參加了馬永娟老師《林間物語》的作品研討會,這是一次研討會,也是一次連云港市文化界的盛會,省市多位知名作家參與了研討,與會者對馬永娟本人以及《林間物語》都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袁春波老師說:“作家用生命的態度來寫,我用生命的態度來讀” 。

        ?徐習軍老師說:“讀《林間物語》,如同約三兩知己做一次休閑旅行;如同一次回歸自然的心情釋放,如同一次心靈的凈化”。

        陳武老師說:《林間物語》不僅富有詩意,而且越來越純粹了;魏虹老師說馬永娟是用心與自然對話,用悲憫的情懷,執著的精神,成就了這本《林間物語》……

        捧讀馬永娟老師的《林間物語》,那一篇篇清新雅致的文字,如一縷清風吹進心田,讓我感動,讓我情不自禁地想要說些什么。

        其實,我認識馬永娟老師,就是從她的作品開始的。

        有一次看《連云港文學》,當讀到《那片薰衣草開了》的時候,被作者細膩優美的文筆所感動,于是迫不及待翻看作者的姓名,于是馬永娟這三個字,便出現在我的面前。而馬老師正真出現在我的面前,是在2015年散文學會的理事會上。

        那天,我和學敏正在擺放書籍。一個女子出現在門前,她亭亭的走來,仿佛一朵出水的蓮,嫻靜、優雅,她從內而外散發的美,吸引著的我的注意力。原來她就是馬永娟老師。原來她就是那個把薰衣草的紫寫出溫柔、奇妙、孤獨、凄然、憂傷,讓你想起愛情,花前月下,想起湖畔水濱以及心靈深處的牽掛的女子。

        在隨后與馬老師的交往過程中,馬老師那溫婉的性格,素雅潔凈的穿著,對任何人都謙和有禮的態度,讓我不禁多次想到林肯先生的話“在四十歲以前,相貌是父母給的,到四十歲以后,人就要對自己的容貌負責”,我想馬老師由內而外散發出的美,定是她多年精神財富和個人修養造就的。就像董卿說的那樣“若有詩書藏在心,歲月從不敗美人”,應該說馬老師的詩心洗去了歲月留下的痕跡,成就了她美麗的容顏。

        馬老師的這本《林間物語》再一次證明了這點,書中她在青松林的林間月下,草地水邊以自己獨特的眼,悲憫的心,展示了人與自然的生命之美?,F在讓我們跟隨馬老師的腳步走進東海青松林溫泉度假村,走進那片充滿詩意如世外桃園般的青松林。

        “青松林溫泉,不知是誰的眼,以怎樣深邃明亮的目光刺穿兩千多米的黑暗涌出溫熱的水,滋養人間。你收藏深林的靜和河流的動,大地的遠和天空的藍?!械木拔镌诎渡?,岸上的景物在水中,水中岸上,氤氳的霧氣繚繞出一個世外桃源”。

        在《貼近你的溫度》里她這樣寫道她用“目光刺穿黑暗”、來形容深邃明亮的眼,她用“水中,岸上,繚繞的霧氣”來形容青松林這個世外桃源。

        在《當風吹過草地》中她這樣描寫草坡:“守著草坡,數著日子的悠閑,在早晨洶涌的清新中,深深地吸一口氣,再吐出來,再吸,再吐,就像嗜煙的人吃煙一樣。如此反復,竟有些眩暈。莫非是醉草了?”她沒有寫草地的清新與芳香,可你分明聞到了那誘人的草香呼吸到了那清新的空氣。她接著從“趴著、側臥、仰躺、坐起身”幾個動作,從不同的方面來描寫對草地的感受。當她側臥在草地上,把耳朵貼近地面,她聽到了來自“地心的神秘低鳴,仿佛大地的心跳,一下一下,接通了人與大地不可言說的勾連”。如果不是用心的體會,用生命的態度在交流,怎么會寫出如此富有禪意的文字?

        在《斜暉脈脈映池塘》里,她寫:“一個偉大人物或者一株小草站在岸邊的意義都是一樣的”,“鳥語花香的世界漸行漸遠,生靈和草木越來越少,你擔心,最后會不會只剩下自己”。如果不是對萬事萬物懷有平等之心,對今日世界環境之擔憂,又怎么會寫出如此觸動人心的文章?

        陳武老師說《林間物語》隨處可見詩意的文字,你隨便摘幾句,就是一首詩,一首動聽的歌。你聽“紅嘛,紅過了,也紅夠了?!橙蘸苫▌e樣紅’,紅的滿園花草花容失色;綠嘛,綠過了,也綠夠了?!犹旌扇~無窮碧’,綠的千樹萬葉顏面無光;香嘛,香過了,也香夠了?!蘸惋L香布盡’,香的落在尖尖角上的蜻蜓都不忍離去?!薄抖蘸商痢吩谒墓P下,竟是如此的詩意,美嘛,真的美,美夠了,美的讓你情不自禁地想要大聲誦讀。

        作為一位文學愛好者,我無法用專業的術語來評價馬老師的這本《林間物語》,但讀著這樣的文字,感動在心里不斷地翻涌。感動于馬老師生花妙筆,感動于她的執著,她的悲憫的情懷以及不斷追問人生,追求完美的精神。

        應該說馬永娟老師的這本《林間物語》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境地,青松林的一草一木,一蟲一鳥,一坡一水都融入了馬老師的心里,也融進這本書中,就像袁春波老師說的那樣,她是在用“生命的態度”來寫青松林,而青松林也用它獨特的情懷,向馬老師徐徐吐露著芬芳。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