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青春風暴 毛振虞 * 對滿山陳香不作修辭

        揚子江詩刊 2021-08-07 09:39:13


        毛振虞,男,1980年生,江蘇常熟人。在《星星》、《詩歌月刊》、《揚子江》等詩刊發表詩歌作品若干。曾獲2007中國秭歸“九畹溪·屈原杯”全國詩歌大賽二等獎;首屆 “海寧?徐志摩”全國微詩歌大賽二等獎。



        △毛振虞

        母親

        母親
        我欠你一把谷子
        欠你一面微笑的鏡子
        那只模糊的谷倉伸出手
        母親,我的麥地
        已經被一只漆黑一團的烏鴉
        趁著夜色偷去

        我貧窮地生活著
        象一只秋蟲一樣鳴叫
        只能借夜風
        把無從端起的幻影
        一行一行鋤進土里
        而天氣,已經轉涼
        我總是夢見一片白色的雪地
        一只消失的火紅的狐貍
        它們被掛起在高處
        遙遠的青銅器物
        沉默,不訴說任何表情

        除了這一把干癟的詩句
        母親,我再也拿不出什么
        可以給你


        光陰里的一天

        只不過是落日
        把我又輕輕曬舊了一些
        對面來的風
        再將我吹落身后
        我獨自站在或者坐在
        黃昏這扇窗前
        不斷死去
        又不斷出生


        安德橋

        對于這樣一座橋
        我可以說
        這是有人預先挖下了橋的空殼
        經過雨夜,石頭瘋長
        我可以說
        這是月半彎時月亮在此戲水
        搬來了石凳
        我可以說
        這是上方另外一半河流
        腐爛后留下的骨架
        我還可以說
        這是兩岸的土地彼此相愛
        躍起的凌空一吻

        或者,這些我都不說
        我只想告訴你,一座橋
        其實就是將河流捆在大地上的
        一道繩索
        這個沒有彼岸的人,一生
        都在過一條絕望的河



        夜晚我們站在海邊

        所有的葉子落光了
        我們靜靜看海
        它就像一只
        不再飛翔的蝴蝶

        此刻
        我們可以辭去月光
        把耳朵留在海邊
        讓它們

        像一對貝殼一樣相愛


        夜晚這一種抒情

        今夜,適合借來小雨
        向西把夜色堆高
        適合摘花釀酒,將海放平
        以香為浮云
        把天空再打造一遍

        適合回首即遠,逆時奔跑
        適合若即。若離

        在烏目山下,搬動自己
        為這墳前的荒草
        挪出空當


        中秋即景

        ?? 花間,一壺酒

        這清風晚月撥水而出,走過三遍,花香
        才及半腰。只認識一個賞花人。但不是我

        我腰間的唐宋口齒不清,讓幾朵蜂擁而至的花
        一開口就成了灰燼

        再念幾句唐詩,肯定為時已晚。就算著長衫
        也不會有人出來相認。罷了。只好

        假裝懷古。點一支煙坐于短亭外,割月色煮酒
        不扯斜風細雨。只看長亭內,一場空正對著我,準備
        伺機出洞


        ?? 獨酌,無相親

        老地方。老規矩。老
        時間。舉杯對月,獨酌三杯
        落座。對面沙漠

        今夜輕舟只走月河,承無水之痛
        不邀月。它是過客,不適合對飲
        三杯之后,換它來花間。而我

        去夜空之上
        獨自等缺


        清明時

        云不知失約何處。她枯坐很久
        曠野上站著七匹白馬。四下里沒有聲響
        有人使勁把風拽向另一端
        她回頭看了看,來時踩下的腳印
        紛紛被拉出去很遠
        ?
        沒有可以借問的人。山背著石頭在過河
        身旁那棵松樹想了下心事,在她想心事之前
        就離開了
        天色漸冷?;ㄟ€碎在空中



        杯子

        他把字寫在水上,不喝
        看它沉入杯底
        雁字向南,這一季硝煙欠收
        他從墓園移栽回來的寂靜
        餓得很瘦
        ?
        只有黑夜撣去身上燈火
        蜷縮在他身邊
        他想踩住它的尾巴,讓它尖叫
        或者從它身上刮下黑,用它磨墨
        然而他什么也沒做
        他只是將筆微微斜出時間之外
        用那一瞬,固定住永恒
        ?
        倘若此刻有人給他一支狂風
        他不知該射向何處
        倘若這狂風卷起重重麥浪翻滾而去
        又在某一處戛然而止。遠方
        會不會傾出他想要的角度
        ?
        他只是在水上寫字。而杯子
        不是一口井
        埋不下他的苦痛
        ?

        而秋天一到

        還有呢?我走下山的時候
        杜鵑花踮起了腳。你仰著頭
        看天上的海,一片湛藍
        于是我似乎忘了什么
        在綠色的小草旁邊,一片寂靜
        只有城市還在旅行。我們已經把腳步
        和所有應有的余音
        整理進一本藍色封套的詩集
        我說下雪的時候
        適合把它捧在手里

        是的,麥子要收割的時候
        女人總是很美。而男人的鐮刀
        總是暗暗生疼
        有一年,我們的愛情在門背面的墻角里
        默默生銹。那年的日頭偏高,風也偏高
        我的村莊,還有我的山坡
        在你的眼底變幻著顏色。一年四季
        由綠,轉黃。那時
        我們適合像收割完的土地一樣,沉默


        后來的那個春天

        后來的那個春天
        男人們在地里播種
        女人們在田埂上懷孕
        季節的風把油菜花鋪到了天邊
        又在天上,開了黃燦燦一片
        男人從水里捧起女人的臉
        趟過遠山里來的溪流
        走進一座木頭房子
        那日的那只小黃狗
        把整個下午掛在尾巴上,搖搖晃晃
        氣候就到了冬天

        后來,后來那個村莊下過一場大雪
        直到第二年春天來臨時,依然沒化
        那一年男人只好在地里播種故事
        女人把頭發
        一直鋪到秋天



        一個冬天的編制

        凌晨四點,有水滴聲
        一口孤燈奮力向內掘進
        石穿,我被暴露在外
        阜湖路上沒有一個行人。流年飄蕩
        你已漏網
        ?
        凌晨四點,我對呼吸不聞不問
        我遇見的第一個人是我自己
        在一眼礦井底部我們分站兩端
        漆黑的影子里泛濫著空白的花朵
        沒有骨骼,一吹就散
        時間沒有改變射入的角度
        而一場雪,沒有改變融化的內力
        ?
        凌晨四點,身負重傷
        我只能關心樹木
        終于可以提提腳一路追著風跑遠
        凌晨四點,沒有仇恨
        我只想關心下一刻天空從何處開始點燃


        鶯湖風畔

        鶯湖里有沒有水
        你說有
        我說沒有
        那只是一團打坐的風
        等看扇一把火
        ?
        小九華寺許愿林的樹
        有幾棵已經走了
        留下個坑等風成湖
        這里的天空會不會卸甲歸田
        這個問題我不問你
        就讓它留在這首詩的半空


        瘋子

        他不與人說話
        他習慣把嘴角的果實摘下
        獨自掩埋
        他習慣雨水倒灌
        赤腳從田埂上跑過,像個孩子
        而陽光明媚得讓人無語
        ?
        他習慣聽一棵槐樹
        躡腳踩過午后的光陰
        就像傾聽自己
        落葉歸根
        他習慣在心底進進出出
        他說你的心潔凈得
        像一面鏡子
        ?
        他看見鏡子里,自己是個瘋子
        瘋子望著瘋子
        笑得很寂靜


        在秋天

        樹上的葉子開始掉了
        我望著它們
        憂傷地想我身體的某一個地方
        一定也是落英的深秋

        我想把這個想法告訴你
        而你正提著一把掃帚
        對我不停埋怨:
        “這些葉子真的很麻煩
        怎么掃,也掃不完”



        老街

        而昨夜
        必定有一把尖刀,借月色
        又鏤空了幾扇雕花小窗
        必定有疼痛三三兩兩,從屋檐垂下
        與喝酒的人,作詩的人
        暢談至天色初明
        窗臺的燭火,必定瘦得只剩下一副骨頭
        最后散盡,落為塵埃
        到現在,也必定會有一些被輕輕揚起
        在陽光下細細密密飛舞著
        卻不知是誰家的愛情

        我無法傾斜出陽光的角度
        從時光的簾外,將自己
        斑駁地投射在這寂靜的古老之上
        若真有結了愁的風霜,遲遲不肯淡定
        跟隨我走進這條老街
        請即刻將我舀起,隨手倒進那灘
        過路的浮萍



        烏鎮夜書
        ——致L

        這一夜和那一夜距離兩小時十五分
        距離一個房間的門牌,和一張床
        潔白的湖面。我們寫進湖水的裸體
        并未止于泊過黃昏的水岸。人群轉出拐角
        這寂靜下來的小巷,體溫高于月色

        沒有夜晚會含苞不放
        我們帶著水和泥土,翻越留下的早晨
        白晝串聯于夜晚之間,我們路過幾座拱橋
        就走到了彼此生命的中央
        相遇就是這樣似繁星散落人間。一閃,而熄
        或者,一閃,便將兩處夜晚焊接在一起

        那一夜至今,我們未曾離開烏鎮
        至少水還收納著我們,每一次靠近
        它都會向我們攤開倒影
        至少月光,還保持著我們相擁的姿勢
        這是烏鎮的密碼,以便我們隨時
        嵌入原位,將那一夜潔白的湖面就地重生


        和你有關的歲月(組詩)

        那些年

        烏目山,在夜里治水
        在地圖上卷起衣袖
        朗誦
        關于山風的詩句

        他說山風十里
        刀子磨得很快
        那些年,許多蝴蝶
        在沙丘上死去
        他說那樣很危險
        山頂的植被越來越稀
        而夕陽那么大那么洶涌
        正那么直接地逼近

        想念一個人

        我發誓
        我并不是在想念
        任何人
        我只是在腳底挖一個坑
        并且
        越挖越深
        一直到輕聲喚一個名字
        就能聽到
        無數個回聲

        來信

        你來信說
        我寄去的信上
        一直忘了貼桃花
        那是三月末
        空無一字的傍晚
        微微泛黃

        其實我一直忘了
        在信中對你提起
        桃源澗的水
        已經干了
        半山桃花就像候鳥
        正大片大片往南撤離

        你說起以后

        你說那是有人用月光
        做的一個陷阱
        那個整夜站在橋上的人
        其實是一堆落葉
        骨骼里的回響撲簌簌落了一地
        無人來撿

        你說其實我們不會老
        只會成為回憶
        對此我們不能有所要求
        我們的身上長出荒草
        注定有一些,會一年比一年高
        你說不要緊張,最后
        總會有塊石頭咬緊我們的名字
        在曠野里東奔西跑或東躲西藏
        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

        在午后

        我們沿水和陽光擴散
        我們遺落或者夜泊到這里
        每一扇門都可以輕易嘗試
        我們只是按下指紋,由下而上
        撫摸讓時間安靜
        一只正在穿越的鳥,突然停在半空

        云層很高,充滿好奇
        這群龐大的智者
        仍然與生命毫無直接關系
        記憶之藤高過落日
        高過長發里盤起的思緒

        黃昏來到之前,我把身體側向一邊
        指給你看,我的等待漫長過荒蕪的田地
        而一把空置的竹椅上滲出大片森林
        那時陽光真的很干凈
        在一只盛滿空氣的酒杯里靜止
        它們似乎在釀酒。寬巷子或者窄巷子里
        茉莉花又開了一遍

        未知

        行至半山,羊齒植物變得柔軟
        此時你應該和我交談
        入秋后,你一直不肯告訴我
        桂香園外鳥啼過幾遍
        天才會微微透亮
        才會有滿山的紅花
        從光里跳上你的裙擺
        輕易越過我無名指上那一截貪念

        裝滿故事的人,經過門外
        他們的身體一半湖水一半花香
        你回頭看到我唇邊停著殘雪
        你開始遙想北方的痛
        一雙草鞋生著南方的病
        在雨水中發芽



        梅花堂懷古
        游張家港香山蘇軾“梅花堂”。以懷。
        ——小記

        ?
        在梅邊,大江東去
        不坐馬車不掛燈籠
        不路過愛情
        只一闋宋詞,二兩輕嘆
        合一排石階向上的獨白
        對滿山陳香不作修辭
        ?
        草離開時我必須趕到這里
        住下。用一棵樹作燈
        讀一部空白詩集,猜測
        每個字現在的去向
        在午夜,我會收割窗上的疏影
        用作臨摹一本小楷的落筆
        而縱然我以梅花為形,以酒研墨
        也不敵你那日揮毫一擲拂袖而去
        獨把梅花堂作了一枚閑章
        牢牢印在這里
        ?
        在梅邊我收攏自己
        不盛開


        櫻花

        僅僅一夜是不夠的
        酒還未喝
        我們還沒有涉及語言和膚色
        僅僅在句尾泊一葉小船也是不夠的
        掃春風的人
        已經被春風掃進了黃昏
        ?
        不如這樣吧
        都已不再重要
        南下或者北上
        或者
        隨意荷了把鋤
        等群山在河流的盡處支起
        ?
        我們的雙手已被反鎖進三月
        檐上沒有積雪
        沒有水滴落
        成為我們向上攀爬的支點
        他們是獨自離開的
        在看過我們花開的繁忙之后
        歲月剝落
        撕裂了我們腳下的空白
        于是我們站在高處
        不知三月以外
        一行白鷺是否感到孤獨


        當我老了

        我向往冬天
        所有的羽毛附加著力量
        它們比樹葉更加鮮艷
        但是因為貧窮
        它們一無是處
        當所有的足跡寂寞地消失
        我離開月光和海浪
        離開圓滿和殘缺,離開顛簸
        只留下回聲,如果你聽見回聲

        在夕陽下最后一個巢中
        尋找水源和糧田
        鮮艷的樹葉懂得如何破碎
        才能從記憶中抽身離開
        而那刻,時間能給予我的
        只是無盡的時間



        [ 揚子江詩刊 ]

        大型原創漢語詩歌雙月刊

        讀 詩 依 然 是 富 有 魅 力 的 行 為

        Reading poems is still a charming behavior


        點擊閱讀本欄目其他詩作

        ?

        夏午的詩 ? |?? 文西的詩

        阿海的詩 ? |?? 砂丁的詩

        張二棍的詩 ? |?? 胡正剛的詩

        蘭童的詩 ? | ? 吳鹽的詩

        年微漾的詩 ? | ? 秦三澍的詩

        李黎的詩 ? | ? 莊凌的詩

        程一的詩 ? |?? 牟才的詩

        焦窈瑤的詩 ? | ? 楊萬光的詩

        朱慧劼的詩 ? |?? 王子瓜的詩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