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在辦公室辦了她,到底多刺激?

        小狗很萌 2021-08-01 09:18:40


        夜黑風高,細雨淋淋。


        東江縣招商局前的一處陰影里,寧杰正透過密密的綠化林警惕的打量著招商局的大樓,雙目炯炯有神,像是默默潛伏等待罪犯落網的特警。


        可事實上正好相反,他是賊,今晚打算在這里干上一大票。


        他已經默默的觀察了三天,甚至在招商局內也來回跑了好幾趟,將周邊所有的監控位置都牢記于心,策劃好了進退的萬全路線,絕不會在監控里留下任何把柄,那份謹慎精細,估計連江洋大盜都得自愧不如。


        不過寧杰絕不是什么江洋大盜,這是還是他第一次下手,實在是給逼的活不下去了——現在他的肚子就在咕咕亂叫,表達強烈的抗議。


        監控頭在微微的轉動著,偏向了一側。


        動手!


        無聲的低吼里,寧杰像是貍貓一般的從綠化林立沖出,三兩步就接近了墻角順著排水管爬了上去,在高處找到了白天潛入事先打開了一條縫的窗戶,進入樓內,直奔第四層局長辦公室。


        他可不打算小偷小摸,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而這時代,當大官的辦公室里,說不定就有一大筆贓款,讓他一夜之間改變命運。


        寧杰不知道的是,在他進入樓內的瞬間,一輛汽車馳進了地下停車場,一名男子從車上下來,看看四下無人,回頭對車內嘿嘿怪笑道:“快下來,我就說樓里沒人吧!”


        “還是不要了,要是被人看到,就麻煩了……”


        車內的女人嬌滴滴的道,傲人的身材包裹在警服之下,格外誘惑。


        “咱們這大樓位置偏僻,這晚上的人都走完了,連賊都不來,你怕啥?”


        男人低聲嘿嘿笑道:“再說現在查的這么緊網絡又這么發達,出去開房說不定就數據泄露了,說起來還沒咱們這局里安全呢!”


        “可終究是上班的地方,心里想想,總覺得膈應的慌……”嬌滴滴的女警道。


        “有什么好膈應的?我倒是覺得加倍刺激,比咱們白天在小樹林里搞的還刺激點——快點快點,老子都有點等不及了!”


        男人說著,便身手進車里拖著女警下車,進了電梯。


        樓上,寧杰戴著頭套貓著腰來到局長辦公室門前,稍一搗鼓,就打開門鉆了進去,拿著一把小手電開始嘗試打開各處抽屜檔案柜等等,然后,他便聽到了電梯門停下的聲音!


        “不會吧,這么倒霉?靠!”


        寧杰大驚,湊到門前豎著耳朵一聽,腳步聲居然直沖局長辦公室而來,急的他直跺腳,然后一頭鉆進了辦公桌之下,他可不打算束手就擒。


        一男一女走了進來,關門開燈!


        “我日……”


        透過縫隙,寧杰一眼就看到了穿著警服的女人,心頭頓時就是咯噔一聲,暗道不能吧,現在的警察神通廣大到了這個地步了么,自己剛一動手就直接被堵犯罪現場了?


        這么搞法,誰特么還敢做賊???


        啊……


        就在這時,寧杰只聽女警啊的一聲低低的驚叫出聲中,然后便被推的半趴到辦公桌前。


        “局長,你別這么猴急啊……”


        女警低低嬌笑,欲拒還迎。


        “趴好,別亂動,急死我了你!”


        男聲低吼,悉悉索索的聲音里,寧杰就看到女警的褲子一下被褪到了腿彎下,半截大腿白的晃眼,然后男人的褲子也直接落了下來,狠狠的頂了上去。


        屋內頓時哼唧不斷,桌椅吱呀。


        “這特么……也太刺激了吧,辦公室里干女警?”


        躲在辦公桌下的寧杰雖然只能看到四條腿和忽悠亂晃的蕾絲白色內褲,可絲毫不影響他能想象到那銷魂的場面,忍不住心頭陣陣躁動,暗罵這什么局長這什么女警,平時裝的跟正人君子一樣,背地里也是男盜女娼!


        不過,女警的那聲局長倒是提醒了寧杰,他伸長了脖子看了一眼,發現被稱為局長的男子,居然正是之前進來探路時遇到過的招商局局長郭進軍,至于女警倒是不認識,看起來小三十的樣子,模樣極其勾人。


        到了此時,寧杰自然知道,這兩人絕不是為自己而來的,而是自己湊巧撞破了二人的奸情!


        看著郭進軍那肥頭大耳的模樣,寧杰心頭一陣悻悻,暗道這肥豬要不是當官的手里有權,能干到這樣漂亮的女警?而自己這么英俊瀟灑器宇不凡,卻只能做賊,躲在辦公桌底下流口水?


        憑什么??!


        不行,我也要當官,吃香的喝辣的睡美女——而且就照著這姿勢來!


        寧杰心頭一片火熱,要是以往當官這事他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只要將這大局長和這女警的把柄攥在手里,還怕他們不老老實實聽自己的?


        嗯哼啊啊


        激戰正酣的郭進軍和女警激戰正酣卻忽然呆滯,還保持著沖殺攻防之姿,便忽然發現戴著頭套從辦公桌底下鉆出來的寧杰,表情里充滿了不信或者說是嚇呆了!


        “別停啊,你們忙你們的,不用管我!”


        寧杰笑瞇瞇的道,拿著手機咔嚓咔嚓一陣猛拍一邊滋滋評論道:“郭局,你這姿勢倒是很有創意嘛……警官姐姐,你的皮膚保養的可真好,屁股好白,哈哈哈……”


        啊啊啊……


        下一秒,呆滯的郭進軍好女警殺豬般的鬼叫了起來,手忙腳亂的開始提褲子一邊鬼叫叫道:“你是誰?你怎么在這里,別拍了,給我停下……”


        寧杰可不管這么多,繼續笑瞇瞇的拍著一邊滋滋有聲——活春宮啊,可比在電視上看島國的動作片刺激多了!

        “把手機給我!”


        “居然偷到老子的辦公室來了,你特么是不想活了——乖乖的把手機交出來,我可以當今晚的事沒發生過,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


        穿上褲子的郭進軍和女警頓時膽氣大壯,威逼利誘的同時一邊圍了過來,明顯不給就要硬搶。


        “滾開!”


        寧杰自然知道,要是手機被搶走沒了證據,郭進軍和這女警有權有勢,黑的都能說成白的,他又豈會讓二人得逞?


        低吼聲中,寧杰飛起一腳便踹在了郭進軍的胯下,同時反手一記巴掌差點將女警給抽的暈了過去,那清脆的聲音,聽著都讓人涼氣直冒,當場就將二人給打懵了!


        “想跟老子玩橫的?就你們老子一只手能打一群!”


        寧杰得意的道,他本就二十來歲年輕力壯,加之從小就喜歡武術之類,可沒少舞槍弄棒,平時村里三五個同齡小伙戲耍都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更別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郭進軍和一個女人了。


        郭進軍和女警攝于寧杰的威勢不敢再硬來,但明顯沒有就此罷休的打算,眼珠一轉之后卻在沙發上坦然自若的坐下冷笑道:“你真以為自己拿住了我們的把柄不成?我們只是擔心傳出去影響不好,并不是怕——我們兩口子,就算在辦公室里做那也正常的很,倒是你,入室盜竊,還是進堂堂國家局級干部的辦公室里盜竊,抓住了起碼也是五年以上!”


        “是嗎?”


        寧杰摘下頭套眼光灼灼的看著二人冷笑道:“那要不要報警???對哦,這位大姐就是警察——要不現在抓我回去試試?”


        說著,甚至伸出雙手做了個求戴手銬的姿態。


        “你,你別太囂張了你……”


        女警頓時怒極,郭進軍也是氣的渾身直哆嗦,像寧杰這樣的小人物,平時見了他們溜須拍馬還來不及,什么時候敢在他們面前這么有恃無恐過?


        “別以為你們當官的就一定比別人聰明,這世上沒有誰是真傻子!”


        寧杰冷笑,拿起辦公桌上的一張全家福照片看了一眼道:“郭局,你說這事要是鬧大你夫人知道了會怎么樣——這是你閨女?真漂亮……你這閨女,不比這警察姐姐小多少啊,她要是知道了……”


        女警氣的渾身直哆嗦,郭進軍咬牙切齒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這才像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嘛……”


        寧杰哈哈一笑,看著女警俏麗的臉蛋鼓鼓的胸脯,回想著之前看到的那淫靡的一幕,忍不住咕咚咽了一聲口水道:“我想當官,嘿嘿,只要你們能讓我進入體制內,我就將這些照片全都刪除,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


        “就你那德行,也想進入體制內?現在逢進必考,你沒有大學文憑,想都不要想!”


        女警看到寧杰那毫不掩飾的色瞇瞇的樣子,心頭嫌惡至極,忍不住譏諷道。


        “我要是有大學文憑,我做個毛的賊??!”


        寧杰冷笑道:“這就是我的要求,你們要是辦不到,那咱們就一拍兩散吧!”


        說罷,作勢欲走。


        “等等!”


        郭進軍忙叫道:“想進體制內,即便我是局長現在也沒那么容易辦妥——要不我們先給你安排個工作穩定下來,慢慢尋找機會?”


        “慢慢是多久???我的耐心可不大好……”


        寧杰陰陽怪氣的道,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卑鄙,像逼良為娼的皇軍狗腿子。


        “三年之內……”


        郭進軍道,見寧杰兩眼一凸忙改口:“兩年,一年,一年之內一定解決你的編制問題,不過你也要說話算數!”


        “放心吧,只要你們能讓我寧杰飛黃騰達,我將你們當親爹親娘供起來都成啊,又豈會害你們?”


        寧杰喜滋滋的道:“那我明天去哪兒報道?”


        “明天?”



        一聽這話,郭進軍就心里發苦,心說這你這白癡,以為政府部門是老子開的???說安排人就安排人?



        不過一想到寧杰那潑皮無賴的行徑,又豈敢拒絕,于是讓他稍等一下,自己則拉著女警去一旁商量。



        “讓他去當城管?虧你想的出來!”



        不等郭進軍說完,女警便氣的尖叫出聲,一想到寧杰以后就要跟自己抬頭不見低頭見,女警就跟吃了蒼蠅一般的惡心。



        “這也不是沒辦法嘛!”



        郭進軍壓低聲音道:“我們招商這邊別說一時半會安插不進人手,就算能進,你看他那樣兒,一看就是不學無術,能干啥???你們城管那邊是個人都能干,你又正好是管人事的……咱們先穩住他,再想辦法……這事要是真鬧大了,對你對我,可都沒好處!”



        直勸了很久,女警才一臉要吃人的表情回頭道:“你叫寧杰是吧?明天帶著資料到公安局來找我——把你的嘴巴給我管嚴實點,否則我們倒霉,你也不會好過!”



        “放心吧,只要你們說話算話,我將這事爛肚子里!”



        寧杰將胸口拍的咚咚響,一臉的義薄云天,同時問清楚了女警的名字職位,原來女警叫羅娟娟,東江縣公安局人事科主任。



        一想到以后就要跟羅娟娟這名勾人的少婦朝夕相處,他的心頭便又是一陣火熱,忍不住將自己和郭進軍比較了一下,頓時心中一片火熱——除了官位,自己無論哪方面,也比這頭大肥豬強百倍啊,這勾人的警察少婦,他搞得,自己就搞不得?沒道理嘛!



        想著要是自己將羅娟娟摁在身下肆意揉捏的場面,羅杰忍不住眼都直了。



        “還愣在這里干嘛,還不快滾!”



        一看寧杰那副模樣,羅娟娟終歸是警察出身,豈會不知道這家伙心里的那點齷齪想法,羞憤至極破口大罵。



        “是是是,科長,我這就滾……”



        寧杰毫不為意,嬉皮笑臉的出門,卻又回頭干笑兩聲道:“羅科長,郭局,能不能借點錢給我,等我發了工資一定還……老實說,我連晚飯都沒吃呢!”



        “這個賤人!”



        寧杰一走,羅娟娟就臉色鐵青的大罵,先前寧杰看著自己的眼神,讓她覺得自己就像渾身一絲不掛一般,更有那句警察姐姐你的屁股好白這話,想著都讓她感到陣陣恥辱。



        “先穩住他,等拿回那些照片,找個合適的機會就做了他,以絕后患!”



        郭進軍道,眼中的狠毒之色盡顯。



        一想到偷情偷的可能要出人命的地步,羅娟娟就忍不住悲從中來,差點哭出聲來。



        另外一邊,寧杰出了大樓,這趟雖然沒能和他預料中的一樣大撈一筆,但攥住了一個大局長的小辮子還‘借’到了四千多塊錢,按理說他也應該高興瘋了才對。



        但寧杰沒有,甚至沒顧得上先去填肚子,而是招了輛出租車出城將手機藏在一個只有自己知道的隱蔽之處!



        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郭進軍和羅娟娟在自己跟前已經服軟了,就天下太平了,這兩個家伙都是以權有勢的人物,黑白兩道都吃得開,自己要是沒有了那些照片做殺手锏,對方不將自己給活活整死才怪。



        等到一個多小時之后再次回到縣城的時候,寧杰就輕松了很多,他相信,就算郭進軍和羅娟娟現在要對付自己,但只要沒有拿到手機,這兩個家伙就會投鼠忌器,不敢亂來!



        對方總不能真將自己給弄死吧?現在這社會,萬一真弄死了人,無論郭進軍二人有多大的能量,估計都很難將事情給蓋住了!



        東江縣是個典型的十八線小縣城,一過十二點街上幾乎就看不到什么人影了,更別說今夜還在下雨,街道上的行人就更是少的可憐,絕大多數店鋪也都關門閉戶。



        好不容易找了一個小飯館飽餐了一頓,這才又找了一個叫桃源賓館的酒店準備休息,今兒口袋里有四千多塊,他也難得的奢侈一把。



        “一個人?”



        前臺的中年漢子眼神猥瑣的道:“要不要小姐?十七八歲,嫩的能掐出水來,快餐只要一百,包夜三百——物美價廉??!”



        說著,伸手一指!



        不遠處的一個房間應手而開,好幾名濃妝艷抹的女人搔首弄姿,再加上之前看到的羅娟娟和郭將軍二人的活春宮,直讓寧杰心癢難耐,血氣上涌。



        “現在查的這么嚴,安全嗎?”寧杰低聲問。



        “怕啥?咱在局里有人!”



        前臺漢子神情倨傲的嗤笑道:“做咱們這生意,能沒點人脈?”



        大廳沙發上幾名臉色陰鷙的男人頓時抬起頭來,殺氣騰騰的向著寧杰一瞥,其中一人三角眼內寒光直冒,幾如毒蛇。



        橫什么???走狗而已,老子一巴掌能拍死你們好幾個!



        寧杰心說,絲毫不在意這幾個男人,看了看幾個濃妝艷抹的女人之后,十動然拒。



        心說這幾個女的一看就久經沙場,也不知道身上有沒有病,而且姿色實在不咋的——要干,那至少也要和那羅娟娟相同水準的才夠味不是?



        “窮逼!”



        中年漢子嘟囔了一句,將鑰匙丟給寧杰,便再也不搭理他了。



        “尼瑪,等老子以后有機會,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寧杰心頭暗罵上樓,悻悻的洗完澡又將衣服洗了一下,這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滿腦子都是那內褲掉到膝蓋上不住晃動的雙腿白花花的屁股,以及那幾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搔首弄姿的樣子,不由得暗嘆一聲,難怪人家說光棍打三年,母豬賽貂蟬,這話是當真不假??!



        早上醒來,天已大亮。



        穿好衣裳,看著鏡子里英武俊朗的自己,寧杰自己都忍不住想夸自己簡直是太帥了,天生就時一副當大官的模樣??!



        自我陶醉一番,這才美滋滋的退了房間,隨便吃了幾個包子,又買了一只新手機,寧杰這才去往公安局報道。


        看到一個個穿著警服威風凜凜又有點神氣活現的警察,寧杰忍不住就心里有點孱,不過又想到自己以后將會是光榮的人民警察中的一員,頓時又豪氣頓生,大踏步進了公安局那莊嚴肅穆的大門。



        稍微打聽了下,便得知羅娟娟的辦公室在三樓,可惜還沒開門,寧杰便在過道的長凳上坐下等著。



        “你找人?”



        一命二十多歲的女警問,筆直的大長腿鼓鼓的胸脯還有那漂亮中不失可愛的小臉,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同時又充滿了別樣的誘惑。



        “我找羅科長,她讓我今天來報道上班的……”



        寧杰頓時眼前一亮,膚白貌美腿玩年,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警花吧?



        暗暗將之和羅娟娟比較一番,發現應該各有各的味道,忍不住笑的愈發淫蕩,心說以后要是有機會,和二女一起來個雙飛,那滋味,一定是美滋滋啊,這般想著,笑的便愈發淫蕩。



        “找羅姐???她估計還要會兒才過來呢,你是羅姐的親戚?”



        美女女警俏臉一紅道,絲毫沒察覺出寧杰笑容中的淫蕩,反倒感到一陣芳心亂蹦,心說這局里一群大老粗,這回總算來了個帥哥——看他笑的這么迷人,難不成對我有意思?



        這么一想,一張俏臉便是更紅了幾分。



        “是我表姐,不過你可得幫我保密啊,她怕影響不好……”



        寧杰毫不客氣的和羅娟娟攀上了親戚關系,然后極其自來熟的介紹了自己,半點不拿自己當外人。



        “我叫宋小玥,你以后叫我小玥就好了!”



        美女女警一聽居然是羅娟娟的表弟,態度就更是親昵了幾分,讓寧杰辦公室里等,反正別的警察也都還沒來。


        通過交談,寧杰幾下就將宋小玥的情況知道了個大概,警校畢業,剛進公安口編制,來東江縣警局不到半年,還在適應工作的階段。



        “以前在這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哎……”



        宋小玥美麗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寧杰滿含嬌羞,隱晦的說了些局里的男人要么都有家有室,要么就五大三粗毫無賣相,自己芳心寂寞之類。



        “以后咱們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找我!”



        寧杰豪氣干云,心頭卻在暗笑這姑娘實在是太單純了,要是羅娟娟這樣久經世故的女人,才不會對見面不過半小時的陌生人如此毫無防備呢!



        殺氣!



        就在這時,寧杰心頭一凜,原本嬌笑連連的宋小玥也止住了笑,回頭便看到一男一女兩名警察滿含敵意的盯著自己,女的,自然是羅娟娟,男的倒是不認識。



        “你是誰啊,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男警殺氣騰騰的盯著寧杰冷喝,又對宋小玥道:“小趙,這里可是咱們上班的地方,你怎么能讓些不三不四的人進來?你可別以是人就是好人!”



        趙小玥委屈的道:“他是來找羅科的……”



        本想說寧杰是羅娟娟的親戚,不過想到寧杰之前讓自己保密,終于沒說出來。



        “表姐,你怎么才來,我等你半天了……”



        寧杰一臉親昵的過去和羅娟娟打招呼,同時和男警套近乎道:“我是寧杰,大哥怎么稱呼?表姐讓我來這邊上班,以后咱們就是同事了……”



        宋小玥瞠目結舌的看著寧杰,心說你不是要保密的么?現在自己叫這么大聲,生怕人不知道羅科是你表姐似的!


        “瞎叫什么?你給我過來!”



        羅娟娟青著臉轉身就走,寧杰屁顛屁顛跟上,不忘回頭跟趙小玥做個鬼臉說待會兒見,宋小玥便滿含嬌羞的點頭。



        “誰特么跟你是同事?什么東西!”



        男警臉色陰沉的道,絲毫怕羅娟娟聽到,看到宋曉玥和寧杰之間眉來眼去的表情,臉色就更是陰沉了幾分。



        趙先鋒,三十歲,三級警司,進公安口已經好幾年了,前幾年離了婚一直沒再娶。



        從宋曉玥一進東江縣警局,趙先鋒就將之視為自己的禁臠,非自己莫屬,整個警局是人人皆知,不成想今天一來,就看到寧杰和宋曉玥眉來眼去笑的跟花兒一樣,這哪里受的了?



        “趙哥,寧杰不是壞人,你別對人家這么有成見嘛……”宋曉玥幽怨的道。



        “你還幫他說話!”



        趙先鋒不悅道:“你以為長的好看就是好人了?我告訴你,男人啊,還是踏實穩重的好——你以后年紀再大點就會明白的!”



        說這話的時候,趙先鋒目光灼灼的看著宋曉玥,差點沒指著鼻子說我就是那種踏實穩重的男人了。



        宋曉玥神情郁郁的低頭,趙先鋒的意圖她又豈會不知道,心說像你那樣的,人家是在喜歡不來啊……



        可這話她又不敢明說,畢竟趙先鋒算是她的上司,這要是把上司給得罪了,以后少不得穿小鞋,可這不說吧,成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根本擺脫不了對方的糾纏,她怕繼續這樣下去的話,自己非得抑郁癥不可!



        然后宋曉玥便又想起了寧杰,心頭忍不住一甜,心說這家伙的確不怎么穩重踏實,但人家長得好看啊……



        想著,忍不住都癡了。



        “混蛋,敢搶我趙先鋒看上的妞?你最好別在咱東江局里混,否則弄不死你!”



        看看宋曉玥的樣子,再看看跟在羅娟娟身后的寧杰,趙先鋒咬牙冷笑不已。



        “打狗還得看主人呢,表姐,那姓趙的當著面罵我,這分明就是不給你面子嘛……”



        想著趙先鋒居然當著宋曉玥和羅娟娟的面罵自己是什么東西,一進羅娟娟的辦公室就毫不猶豫的開始挑撥離間,同時暗自發誓,一旦自己有機會,第一個就要踩死這趙先鋒!



        “少叫的那么親熱,誰是你表姐!”



        羅娟娟關門,壓低聲音呵斥道:“你跟宋曉玥說什么了?有沒有說什么不該說的?”



        “什么不該說的?我已經忘了……”



        寧杰故作茫然,接著笑道:“姐,你的疑心也太重了,就是普通的男女聊天而已——你也知道,像姐你和小玥這么美麗的女人,那個男人不喜歡多聊幾句啊……”



        “你也算個男人!”



        一想到寧杰昨夜卑鄙的手段,羅娟娟就恨的直咬牙,不過看到寧杰低聲下氣拍自己馬屁的模樣倒是稍稍寬心,暗含威脅的道:“算你識相,我告訴你,以后嘴巴給我閉緊點,否則我保證你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以后姐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寧杰忙道。



        羅娟娟兩眼一瞪,不過終究懶得再糾正姐不姐的稱呼,而是道:“只要你乖乖的,我們這邊自然也會說話算話——你先去找小玥提交一下資料,然后去輔警那邊報道,編制的問題,我這邊會盡快幫你解決!”



        “多謝姐,借你跟郭局的錢,等我發了工資立馬就還——那我去了啊……”寧杰笑瞇瞇的關上門離開。



        笑面虎,這小子不好對付??!



        縱使寧杰表現的再乖巧謙卑,但羅娟娟可不是宋曉玥那種涉世未深的黃毛丫頭,不但不會被他蒙蔽,心底反而加倍警惕。



        不一會兒,郭進軍便打電話過來問寧杰的情況,羅娟娟便將寧杰的種種說了一遍道:“這小子不簡單啊,想糊弄他估計沒那么容易……”



        “倒是小看這小子了!”



        聽完寧杰早上的種種表現,郭進軍也是感慨了一句卻又放心不少道:“這小子知情識趣懂得韜光養晦,雖然不好對付但也不全是壞事,這樣的人,在咱們還能幫到他之前,是不會亂來的……”



        寧杰不會知道,自己先前在羅娟娟面前的表現,算是暫時了去了殺身之貨,此刻正在找宋曉玥提交資料,準備去治安大隊報道。



        “輔警?”



        看到寧杰的資料,宋曉玥神情中難掩失望,本以為羅娟娟的親戚,怎么也是正式警員,誰知道對方居然是被介紹來做輔警混飯吃的,也就是傳說中的臨時工!



        輔警,顧名思義,也就是輔助警察辦案的治安力量,屬于招聘人員,是由之前的城管,聯防隊等改制而成的隊伍,甚至在很多地方還是直呼城管之名。



        而城管,在全國百姓眼中,幾乎和二鬼子,欺善怕惡,混吃等死之人打賞等號了,很多人提起城管,恐怕會不由自主的露出鄙夷之色來。



        “現在逢進必考,進編制的不是大專生就是本科生,你看他那德行,像是大學畢業的嗎?”



        趙先鋒鄙夷的道:“長的人模狗樣,事實上卻是個草包,這種人,我可是見的多了……”



        寧杰怒極,可臉上卻半點不會表現出來,只是心頭暗自發誓,自己一定會讓這家伙為小瞧自己而付出代價的!


        “這就是負責輔警的劉隊長,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就問他吧!”



        知道寧杰來是當治安員之后,宋曉玥的態度明顯冷淡了許多,將之帶到治安隊交給大隊長劉松之后,招呼沒打就轉身就走。



        剛剛還稱哥道妹的,一聽老子沒編制就翻臉不認人,這女人還真是絕情??!



        看著宋曉玥的背影,寧杰暗自感嘆,不過他也不怪宋曉玥,畢竟輔警就是臨時工,不但是工資待遇不到正式警員的一半,社會地位不用提了,而宋曉玥不但是正式警員還貌美如花,多少有點看不起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相信,只要自己半年以后拿到了編制,到時候看看誰還敢瞧不起自己!



        “漂亮吧?這宋曉玥可是咱們東江警局的一支花啊……不過人家是國家公務員,我們是臨時工,人家是不可能看上你的!”



        劉松拍拍寧杰的肩膀,然后帶他去領裝備道:“羅科已經打過招呼了,你以后在隊里要好好干,別給羅科丟臉——你跟羅科是什么關系?”



        “我表姐!”寧杰毫不客氣的道。



        “哦,原來是親戚啊,難怪!”



        劉松恍然,不過接下來的態度就明顯親熱了很多,不但幫寧杰選服裝,還給他講了些治安隊日常需要負責的一些工作。



        輔警的工作,平常大多數是維持秩序,比如管管占道隨意擺賣的小販啦,出什么事情維持一下秩序之類,其中一些能力杰出的,也會被提拔成和某幾個正式警察合作,處理一些突發警務等等。



        除了平時各項工作之外,輔警日常都會有大量的訓練,增強輔警隊伍的專業素質,畢竟現在網絡越來越發達,輔警隊伍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政府的臉面,出了什么岔子,當地政府臉上也不好看。



        換完衣服,寧杰便也參加到了輔警的日常訓練之中,跑操,列隊踢正步,完了學習輔警日常規章等等。



        五十多人的輔警隊伍,穿戴整齊之后在太陽下跑操,一個個大汗淋漓卻不敢有絲毫的怨言,讓寧杰心頭不住感嘆混飯吃也不容易??!



        剛剛訓練沒一會兒,隊伍中便有人電話響起,其中兩人舉著電話叫道:“劉隊,王哥讓我們跟著出警!”



        然后得意洋洋的小跑了出去,警隊中不少人看著二人的背影都露出了羨慕之色,寧杰也是如此,畢竟這大太陽的,訓練可不是一般的辛苦。



        “哥們眼生啊,新來的吧?我叫洛青虎,你呢?”



        身旁一名身材枯瘦年紀和寧杰差不多的輔警低聲道:“別羨慕了,上頭沒人,這種好事是輪不到你我的……”



        “不就是少訓練一會兒么,有什么好羨慕的?”寧杰嘴硬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



        洛青虎便拿出一副過來人的架勢道:“不但很多時候不用訓練,出警的時候蹭包煙蹭瓶水蹭幾頓飯都是小事,有時候還能分到紅包呢……經常跟著出警的王東徐云他們幾個家伙,多的時候一個月得有這個數的紅包……”



        說罷豎起了一個指頭,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一千塊并不算多,但在這內地十八線小縣城,輔警月薪不超過兩千五還得自己管吃管住的情況下,那可絕不是個小數目。



        “那是不少!”



        寧杰凜然心說,卻不是羨慕那幾個常常跟著出警的王東徐云幾人,他是在想,連輔警每個月都能蹭到這么多紅包,那些出警的正式人員,又能蹭到多少?



        以往他不明白那些公務員每個月拿著幾千塊的薪水,個個抽的都是中華吃的是山珍海味哪里來的錢,總不成個個都貪污腐敗吧?



        現在總算是明白了一點了。



        “要是我那天能混到跟著出警就好了……”洛青虎一臉向往道。



        “嗯嗯!”



        寧杰也在心里定下了個小目標,那就是成為一個能跟著出警的輔警——雖然郭進軍羅娟娟答應過要幫他取得編制,但他自己也絕不會放棄努力!



        人,最靠得住的,還是自己!


        訓練足足持續了兩個小時,劉松才下令解散,告訴大家趕緊吃飯回來集合,完了要出任務。



        寧杰的個性本就是個自來熟,而洛青虎也是口水多過茶的那種,這才說過幾句話,二人就已經開始稱兄道弟了。



        公安口有食堂,飯菜異常豐盛,在公安口的人都可以去吃,不過輔警們是不會選擇去食堂吃的。



        因為公安干警們吃飯有財政補貼,報銷一大半,往往干警們吃一頓不過兩三塊錢,但輔警過去價格立即就是好幾倍,一頓飯下來起碼八九塊十塊,因為輔警的收入和財政無關,主要靠罰沒和收取管理費等等來自負盈虧,自然吃飯也沒有補貼。



        對于一個月兩千多工資吃住拉撒都要自理的輔警來說,那絕對是一筆很大的開支,所以輔警們家在縣城周邊的會自己帶飯,遠些的或者爹不親娘不愛的單身狗們,就會選擇去輔警的小飯館湊合一頓。



        寧杰洛青虎等人就是如此,同去的還有和洛青虎相熟的輔警,比如黃小虎黃小龍兄弟等。



        “劉隊說出任務,出什么任務???”



        寧杰要了一碗面,一邊吃一邊問。



        “還能什么任務?治理占道擺攤的小販,看到有亂停車的通知交警過來開罰單……咱們這小縣城,一般沒啥大事!”黃小龍笑道。



        “咱們就掙幾個糊口錢,還能讓咱們干嘛!”



        洛青虎嘟囔著關照道:“出任務的時候機靈點,有危險什么的別往上湊,咱們只要充充人數就好了,拿這么點錢拼死拼活,不值當,可別學王東徐云他們那幾個傻逼,跟著左干警他們出了幾次警,就以為自己也是警察了,什么東西……”



        “王東徐云他們是大學生呢,據說有機會進編制,人家當然要好好表現了……”



        黃小虎接口道,洛青虎便不在說話,神情中滿是羨慕,倒是黃小龍道:“表現歸表現,可欺負買菜擺攤的大爺大媽,算啥本事啊——就算他們進了編制,老子還是看不起他們!”



        大學生……



        寧杰再次聽到了大學生幾個字,又默默的在心底訂下了一個小目標,洛青虎黃小龍等人是一群上升無望,混日子的人,自己可不能跟他們一樣。



        中午時分,單位和那些小工廠之類的都下班了,安靜的小縣城終于熱鬧了一些。



        菜市一條街是縣城內人流最集中的區域之一,現在更是人聲鼎沸,買菜的賣菜的,賣水果的鹵菜的,涼面涼皮等小吃的,擠的原本就不寬的道路擁堵不堪,不少汽車被堵在路中間直摁喇叭罵娘,可根本沒有人搭理。



        路口的一個鹵菜攤點生意火爆,店主羅瘸子正在麻利的切著鹵肉等等,一邊吆喝著一邊收錢,不少等著購買鹵肉的人擠在攤位前等著挑選著,將本就擁堵不堪的道路生生堵了半截,如同的路口給安了一處大閘一樣。



        “城管來啦……”



        有人大喊,不少吃過虧的小販們猶豫著將攤位往道路兩旁縮了一縮,可更多攤販則看了一眼路口的羅瘸子一眼,然后依舊我行我素,心說他媽的羅瘸子占著最好的位置大賺特賺不說,堵路也他堵的最兇,要是他羅瘸子不讓,老子也不讓!



        “都往后讓一讓,往后讓一讓,你們做生意不容易,可也要理解我們工作的難處嘛……”



        劉松帶著寧杰等三四十個城管過來,給做生意的小販們說著好話,同時讓寧杰等人幫忙將道路占了大半的攤位一起往后挪,心底卻在感慨,現在都講文明執法了,要是前些年,這群刁民要是敢不聽,連菜帶三輪車都給沒收了,看他們還敢不敢不聽。



        “別往后退嘞,把老子的店門都堵住了,老子還做不做生意了?”



        道路兩旁那些租用了商鋪的老板老板娘們頓時怪叫了起來,指著一干輔警破口大罵,而那些占道擺攤的小販們也開始破口大罵:“別動我的菜,搞壞了賣給你們???”



        寧杰等一干城管滿頭大汗里外不是人,還不得不到處陪笑臉。



        “各位大哥大姐啊,我們也不想為難你們,我們也是混飯吃啊——就幫忙配合配合我們的工作嘛!”洛青虎道。



        “配合?回回都讓我們配合,你們有種讓劉瘸子配合???惹不起劉瘸子,就在欺負我們這些老實人,你們要不要臉?”



        無數小販們忽然破口大罵了起來,唾沫星子跟下雨一樣。



        “那劉瘸子,什么情況???”



        寧杰壓低聲音問,他已經注意到劉瘸子的鹵肉攤還占著大半的道路做生意,動也沒動過,而且攤位旁邊,連半個輔警都沒有,心里暗自奇怪。



        “大家都知道要是收拾了劉瘸子,菜市街的亂相就治理了一半,可他是殘疾人,抓了還不得放?再說這家伙撒潑耍賴上訪樣樣精通,曾經還因為身殘志堅被電視臺采訪過,一旦事情鬧大,別說咱們,連咱們縣領導估計都討不著好……”



        洛青虎等人見怪不怪,抹著滿臉的唾沫星子道:“忍一忍吧,咱們輔警,拿的就是這錢……”



        四周,罵聲連天,一干輔警們到處陪笑臉求爺爺告奶奶,全然沒有手握五百城管,分分鐘收復臺灣的勇武氣概。



        寧杰眼珠一轉,然后來到劉杰身前低聲道:“劉隊,看來要治理好這條街占到擺賣的問題,劉瘸子是個關鍵啊……”



        “瞎子都能看出來了!”



        劉松悻悻的瞪了寧杰一眼道:“你有辦法?”



        “辦法我倒是有,不過咱們是輔警,要是上頭不發話,咱們執行起來怕是會擔責啊……”寧杰低聲怪笑道。



        “你說說看!”



        劉松頓時兩眼一亮問,為了這條道占道擺賣的問題,他可是三天兩頭的被局里訓的跟孫子似的,對劉瘸子是一肚子的怨氣,可劉瘸子不但殘疾,而且撒潑耍賴是樣樣精通,他實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趙科好像是分管咱們這一塊的吧?只要他對劉瘸子有了意見,咱們動手就方便多了!”



        寧杰心頭陰笑低低細語,心說趙先鋒你個王八蛋說老子人模狗樣是吧,得罪了我寧杰,看老子坑不死你!



        同時他還在想,要是運作的好,說不定還能摟草打兔子,坑那王東徐云等人一把——這幾個輔警跟他無冤無仇,可有什么辦法,誰讓幾人也想要編制呢?



        對寧杰來說,自己的目標可是當大官,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只要擋住自己的路,那就是敵人!



        “你小子夠損的啊你!”



        劉松聽完大喜過望道:“這法子不錯,又不用硬來又不至于讓劉瘸子撈到把柄,還能平息民憤——我這就給趙科打電話!”



        他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按照寧杰的主意,劉瘸子占道的確能夠解決,可趙先鋒十之八九會倒大霉!



        局里,趙先鋒正眼神殷切的望著宋曉玥道:“一起吃飯去吧?縣里新開的那家酒樓不錯……”



        “我帶了午飯的……”宋曉玥道。



        “我請你!”



        趙先鋒道:“小玥,我怎么對你難道心里沒數嗎?”



        “謝謝領導關懷!”



        宋曉玥道,一臉受寵若驚。



        “……你這丫頭,你說的跟我說的,有關系嗎?”



        趙先鋒郁悶的快吐血了,還想接著說下去,電話便已經響起。



        “劉瘸子死性不改,菜市街的小販們有樣學樣,縣領導對這方面又抓的緊,不將劉瘸子的事處理好,怕是遲早會引起群體事件啊,趙隊,你快過來看看吧……”劉松道



        “屁大點事你都處理不好,你這個輔警大隊長怎么當的——不是看在老劉的面子上,老子早讓局里換了你了!”

        原本就心情不爽的趙先鋒頓時破口大罵。



        “趙哥,我覺得你還是該過去看看的好……”



        宋曉玥道:“畢竟他們輔警那邊能力有限,出了什么簍子,上頭恐怕還是會怪到趙哥你頭上。



        原本這些事,趙先鋒是絕對不會出面的,不過想想宋曉玥的話也覺得有道理,于是氣哼哼的讓劉松等著,急匆匆的叫了兩個干警,一起出了局里。



        “王哥,你怎么來了?”



        一輛警車停在菜市街外,趙先鋒帶著兩名干警一下車,劉松忙過去匯報情況。



        原本跟著一起磨洋工的王東徐云二人頓時點頭哈腰的湊了上去,向兩名干警打招呼,一邊向趙先鋒問好,回頭看向眾多輔警之時,立即就神氣活現一臉傲然,好像自己立即就高人一等了一樣。



        “哈巴狗,呸,什么東西!”



        洛青虎黃小龍幾人低聲罵道,卻又難掩羨慕,誰也沒注意到寧杰眼底的那抹怪笑。



        “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趙先鋒狠狠的瞪了劉松一眼,帶著兩名干警和王東徐云幾人一起,直奔劉瘸子的鹵肉攤,鹵肉攤前原本等著購買鹵肉的客人們看到一群警察過來頓時散到兩旁,周圍的那些小販們也紛紛湊了過來,踮起腳尖張望議論紛紛。



        寧杰等一干輔警們手拉手擋在人群之前維持秩序,也是眼巴巴的向后看去,不少人都在暗自幸災樂禍。



        所有人都知道,有好戲看了!

        因微信字數限制,只能更新到這,后面更好看!精彩后續戳下面“閱讀原文”繼續看高潮版!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