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耽美故事86 |《殊途》作者:燚璽年(下)

        耽美小說榜 2021-09-02 15:35:36


        耽美故事86

        《殊途》作者:燚璽年(下)

        第5章 第 5 章

        亦不避諱那日將他的底細,透給訾澹。亦知學弟來找過他,必是據實以告。不過,他并不后悔。畢竟翟榆的來歷及那生化報告太過詭奇。若要瞞過所有人,自圓其說,難如登天。他也不愿被訾澹捏住把柄,禍及整個團隊。不過,對于翟榆本人,還是有些抱歉。故而一如既往,不問不說,有求必應,反令翟榆有些愧疚。非親非故,若是露餡兒,將他供出去,亦屬平常。但懷深搖了下首:“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要千方百計維護你?!?/span>

          興許是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又或許是乍見的那一剎,心底莫名涌動暗流,惘惑日久,直待此間,方才明了面前的這個男子,興許就是暗暗希冀多年,注定出現的,那個終結一切的人。

          低眸,意味深長一笑。

          就這樣吧……

          繼而告訴翟榆,他可隨意使用自己的書房。旋即起身,走向掛衣架,披上灰呢子大衣,揚長而去。留下一臉莫名的男子,不明就里。不過確有必要查閱一下典籍,參詳所處的世界。也便從善如流,去往先前未得主人準允、不曾踏足的書房。本欲找幾本有趣的典籍,打發時間。卻在翻找相關史籍時,意外發現一沓夾雜其中的地圖。

          緊急疏散密道

          當他半信半疑,暗中將那地圖轉交給訾澹以及潛入海島的賞金獵人,后者亦覺,可會是懷深故布疑陣,誘他們上鉤?但出海路線一籌莫展,對BLISS知之甚深的訾澹也在比對島上布防之后,確鑿幾個出入口當真十分隱蔽,未布重兵。兼之翟榆、何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潛入地下密道,一番打探后,確實四通八達,大有可為。不禁興奮,成功在望。著手規劃路線,最后約定下月初,各國陸續送實驗體登島,船只往來頻繁時,趁勢離島。

          不過,鑒于同窗多年,對于學長細致入微的秉性,很是清楚。訾澹不敢掉以輕心。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留心學長及島上駐軍的一舉一動,直至行動當日,依舊升平,波瀾不驚。親自將「Chaos」抱上輪椅,推著她去做核磁共振時,仍見學長端著一杯咖啡,在走廊里和同仁談笑風生,方才寬心,背水一戰。

          不管翟榆找到的那張地圖,有心還是無意,甚至此間一切,不過粉飾太平,請君入甕。他都無意回頭。畢竟「Chaos」的身體,因著藥量與日俱增,已臻極限。若再拖延,指不定會再度異變,當真垂危。再者,何若已然布置妥當。預先拜托他相熟的大佬入侵BLISS的主機,植入病毒,切換監控畫面,予他們時機遁逃。因而再無猶疑,攥緊輪椅推手,乘電梯下樓。借口樓內的機器出了故障,需往別處做檢查時,門口的守衛亦未起疑,只按例,派人尾隨。卻不想半道被人伏擊?;柝屎?,關進附近的地下室,上鎖。



          第6章 第 6 章


          隨后,一行四人依照計劃,直奔接應他們的快艇所藏匿的那片荒灘。一路暢通無阻,極是順遂,令訾澹反而有些忐忑。當數度下密道,熟諳地形,在前開路的翟榆臨近出口,卻生生被一把冰冷的□□逼回密道,訾澹心中不祥的預感,終是應驗。

          “你到底想做什么?”

          凝睇半小時前還笑若春風,此間卻是面無表情,堵在門口,令他們進退維谷的男子,五味雜陳,委實不明這個學長到底意欲何為?既已刻意安排,將那等機密圖紙放在顯眼的位置,借翟榆之手,轉交自己。緣何又在關鍵時刻出現,給他們添堵?當何若察覺門外沒有其他人,只有懷深單刀赴會,局面逆轉,更加想不明白學長此舉,意義何在?

          “你管他想做什么!”

          何若可懶得理會他們讀書人的彎彎繞繞。翟榆亦覺機不可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故而躬身,迅雷不及掩耳,欲奪懷深手上的殺器反制。卻不想那看似文弱的青年,實則身手了得。知其空手道黑帶三段、不容小覷的訾澹還未來得及提醒翟榆防備,兩人已然纏斗到一處,不分軒輊。眼看過了約定時間,酣斗卻是愈演愈烈,不甚耐煩的賞金獵人不禁蹙眉:“有完沒完!”

          腹誹自己找來的幫手,可是按小時計酬的雇傭兵。若是逾時加價,誰知道他們會開出怎樣的條件,讓自己倒賠老婆本。正想將先前主動攬過來背在身上的小姑娘交還給她的小男朋友,有意加入戰局,卻瞥見臨門一腳、殺了個回馬槍的年輕博士扣住奪槍后、見好就收的翟榆,使力扭打間,猝不及防,一聲悶響。不知是誰扣動扳機,又或許是打斗間,擦槍走火??傊┦可砬把ㄋ臑R,正中要害。怔愕,當真鬧出人命了?翟榆亦是始料未及,不知所措。惟有重傷之人,神情異常平靜。

          這樣也好……

          哂笑。如此這般,也算對得住當年對恩師的承諾。對得住犧牲一人濟蒼生的所謂大義。甚至對得住不曾宣之于口,暗自希冀名垂青史,愈發膨脹,迷失在難填欲壑中的野心。不過……

          側眸,望向訾澹背后瑟瑟發抖的小女孩。每當夜闌人靜,良知便會拷問自己,「Chaos」的父母十惡不赦,但這呱呱墜地,即被囚禁,生來背負世人渴求長生的希冀,定期接受藥物試驗,生不如死的小姑娘,何罪之有?

          回想一些同仁不無諷刺,道她命不好,就當父債子償,委實不能茍同。但研發成功在即,親手打開那扇禁忌之門的心魔,他亦按捺不住。故于行方便的同時,心有不甘。趕在他們之前,先一步來此,考校他們有無能耐,從自己這里保住「Chaos」——若連區區一個研究人員,都對付不了,還不如現便收手,打道回府。畢竟之后一路,定若修羅場。借此試探,也好徹底斷了自己的狂想,順道將自己摘干凈。卻沒想到弄巧成拙,最后連命都賠了進去。

          苦笑,暗忖此間情形,多半就是老人們所說的是亦因彼,收緣結果。略略自嘲,亦不怪任何人。畢竟他確實折磨過「Chaos」和其他實驗體。手上也不止一條人命。一切,不過是因果報應,咎由自取。

          然而,再不能回母國尋親,實為心結。故而竭最后的氣力,攥住翟榆的衣領:“哥哥……”

          有意托付未竟的夙愿,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瘟嘶紊碜?,終是不支,緩緩滑倒在翟榆的臂彎。影影綽綽,好似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來。軒昂偉岸,嫻靜柔婉。難不成,是當年慘死于亂刀之下的生身父母?

          不過,父親生前那般正直,可會原諒自己拿無辜之人作伐?當那雙大手如同兒時那般,輕撫他的額發。身體雖是漸漸冰冷,但因著似有若無,久違的那抹溫暖,終是放下所有的心結,如釋重負。嘆息著闔眸,隨故人歸去。



          第7章 第 7 章


          “懷深!”

          終從變故中緩過神來的翟榆瞠大雙眸,何若亦是深深嘆息。不過,此間情勢分秒必爭,容不得他們在這里悲慟傷懷。催促同樣觸目駭心,不知所措的訾澹繼續趕路。至于翟榆,莫名犯倔,非要帶著懷深的遺體一并離開。直截了當,點破年輕博士反復無常的因由:“你是要毀他身后名?”

          且不說帶遺體上快艇,之后還得找地方,將尸體埋了,以免疫病傳染。多此一舉。若是發覺懷深和實驗體一塊兒,無故失蹤,資助他的各國政府會如何?

          “多半會將他當做同謀,一并通緝?!?/p>

          堂堂緝毒英雄之子,嫉惡如仇。死后卻被扣帽子,同他恨之入骨的那些個惡人一個名頭。冷笑質問翟榆,他覺得懷深泉下有知,可會瞑目?后者緘默。確會含恨九泉。終是放下遺身,一步三回頭,尾隨賞金獵人,趕往荒灘登船。頭回坐快艇,難免暈眩,故未推卻何若遞過來的名為檸檬的果片,依言咀嚼。酸得直皺眉頭,卻又抵不過心中那抹揮之不去的酸楚。

          “委實矛盾……”

          雖然知之不深,不能一言以蔽之,但大抵是幼年遭逢變故,深惡痛絕那些為非作歹的兇徒。又覺背負所謂原罪的小姑娘無辜,因而睜只眼閉只眼,甚至推波助瀾。

          不過,在他心里,肯定還有一些坎兒過不去,方才朝盈夕虛,搖擺不定。至于是什么,已然無從知曉。見翟榆耿耿于懷,何若亦寬慰:“塵埃落定后,悄悄去看他吧?!?

          替翟榆打聽懷深的安息地,小事一樁。不過前提是,他們有命回國。爾后亦如賞金獵人所料,雖已細致到方方面面,沉謀研慮。但計劃如何縝密,都不可能萬無一失。譬如一開始默契無間的雇傭兵,當其首領從「Chaos」失蹤后、受J國政府委托的同行那里得悉,護送的女孩竟是擁有永生密匙的實驗體。因其愛子罹患癌癥,時日無多,便打起倒戈的主意,對其余諸人起了殺心。原想以逸待勞,仗著人多,輕松拿下。卻不想飽經風霜,履險若夷的賞金獵人之外,尚有一個來歷成謎,身手過人的男子,如同探囊取物,輕而易舉便避開傭兵的子彈,上前奪槍,扭脖子,一氣呵成。令那邊廂費了一番周折,方才制服一個傭兵的何若刮目相看,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吶。

          不過旁人眼中雷厲風行的男子,實則亦在納悶自己的功力,怎就一日千里?然而無暇細思自己的目力緣何愈發敏銳,余光瞥見那個見勢不妙,翻上快艇頂部,意圖占據制高點狙擊的傭兵頭子欲對何若不利,搶先躍上幾米高的頂板,一個掃堂腿,將之扳倒,繼而踢出數丈遠。見其落海,一時危及不到船上人,也便縱身躍回甲板,同何若并肩退敵。終在一炷香后,制服余下的傭兵。不過,就活口去留,彼此間,略有分歧。

          “你就不怕他們去官府告密?”

          畢竟何若登島后,喬裝改扮,以老者面目示人。其目的,無非是為了事成之后,可以全身而退。賞金獵人亦坦言,確實如此:“誰知道事情會變得那么復雜?!?/p>

          睨一眼委托時,避重就輕,只一味夸大「Chaos」的悲慘,未有如實相告他的小女朋友擁有細胞自我修復再生能力。棘手程度,遠超想象。不過,事已至此,追悔亦是枉然。只能硬著頭皮,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至于那些見錢眼開的傭兵:“綁起來,扔進救生艇,自生自滅吧?!?/p>

          因對這些亡命之徒的德行,了若指掌。故而一開始就化名往來,彼此間,不過銀貨兩訖,并不知曉他的真實身份。兼之斬草除根這樣的缺德事兒,他也做不來。故而笑侃翟榆,看著斯文,實則心狠手辣吶。后者苦笑,習以為常而已。

          “你信我曾是一國之君么?”

          于他而言,抽薪止沸,不留后患方是平常。遙想當初,深恨隗琛忘恩負義,卻又不介懷他趕盡殺絕,亦是這個理兒。不過,何若既已抉擇,他亦無甚必要,枉做小人。只淡淡道了一句,望他不會后悔,便依言將一眾傭兵趕上救生艇。甚至任由何若留下一半食物,幾桶淡水,繼而隨之回船,盤坐艙內,傍觀那位官家出身,似乎無所不能的賞金獵人駕駛快艇,乘風破浪。千難萬險,終抵邊境。卻因官府反應迅速,連一貫懈怠安檢的小國都提升警戒級別,只得棄船,改走陸路。翻山越嶺,甚至穿越火線。幾經輾轉,終是在何若半路找來的另外一隊可靠傭兵護送之下,抵達A國。不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吶……”

          任賞金獵人和傭兵如何能耐,還是抵不過書生意氣。因「Chaos」先前接受藥物試驗時,伴有并發癥,須得長期服用一種止疼藥。故在斷藥后,女孩痛苦難當。訾澹關心則亂,私自離隊買藥,卻不慎暴露行蹤后,還是為當地的情報人員鎖定,險些功虧一簣。

          “是我闖的禍,就由我來善后吧?!?/p>

          當傭兵的車引走一路特工,仍有一輛薩博班緊追不舍。望向先前槍戰時,為了保護他和「Chaos」,中彈受傷,此間仍是咬緊牙關,亡命飛車的賞金獵人,長久以來,因著一開始有所欺瞞,后又不斷連累他和翟榆、負疚在心的青年,終是拿定主意。攬過身旁攥緊雙拳,強自鎮定的羸弱女孩,輕吻她額頭:“只能送你到這里了?!?/p>



          第8章 第 8 章


          終究,還是他太過天真。以為可以順遂如愿,于那遺世獨立的理想鄉,白首偕老。卻不想亡命天涯,害她擔驚受怕。到頭來,又因為他意氣用事,終究不能攜手去那何若口中的桃花源。

          當賞金獵人好不容易擺脫死纏爛打的特工,喘口氣,卻聽后座的那個愣頭青淡淡開口:“你們都下車?!?/p>

          一時火大,不知他又要整什么幺蛾子,正要發作。卻見訾澹扶住女孩的肩頭,輕推到他面前:“我來做誘餌?!?/p>

          雖說何若為了他們,放下身段,再度懇求先前引薦另外一隊靠譜傭兵的黑道教父,助他一臂之力。但特工窮追猛打,若是被他們發現前來接應的直升機,指不定會連累那位恩人,功敗垂成。故而,趁著特工的座駕尚未追至,建言賞金獵人以及先前槍戰中,同樣受傷不輕的翟榆帶「Chaos」下車。反正這里離約定的匯合地,已然不遠。由他駕車引開特工,許能事半功倍。

          “只求你,真真正正,讓她做個普通女孩?!?/p>

          情真意切,惟此夙愿。臨行前,沖著懵然不安,欲要回到車上,卻被翟榆死死制住,蹙眉掙扎的女孩,微微一笑。

          “再見?!?/p>

          興許有緣再會。又或許,再也不見。

          回眸,重踩油門,飛馳而去。留下三人望著漫天飛塵,五味雜陳。

          “倒還是條漢子?!?/p>

          一直以為那小子百無一用是書生。卻沒想到臨末了,這般驍勇。

          暗忖自己若是不能平安將這小姑娘送往大佬名下的私人島嶼,也枉為道上有口皆碑的金牌獵人。因而拿捏分寸,一記手刀,敲暈小男朋友離開后,掙扎哭鬧的小姑娘,扛在肩上,一路飛奔。抵達約定的匯合地,見他渾身是傷,浴血,慘不忍睹,一貫淡漠的教父都微微一怔,旋即搖首:“為什么不打電話給我?”

          他可以直接飛過去,接應他們。但正如訾澹不愿再牽連無辜之人,何若亦有骨氣,更因教父墊付新雇的那些傭兵薪酬,以及親自前來接應他們的人情,不知如何償還,一個頭兩個大。

          “能透個數嘛?”

          原以為訾澹給他的傭金,除去先前付給那眾坑爹白眼狼的薪酬,還有六位數余裕。卻不想一波三折,最后還搭上自己的積蓄,另尋人手。

          當教父淡淡騰出一手,比了個數,忐忑猜測,居然還少了個零?不由倒抽一口冷氣,莫說老婆本,這是將棺材本都賠上了喂!

          不過事已至此,除了認賬,別無他法。深深嘆息,替自己和翟榆簡單處理傷口后,便歪倒在座位上,垂頭喪氣。令后者忍俊不禁。真是個有趣的人兒。

          抵達位于A國邊境的私人海島,見何若蔫頭耷腦,兀自下舷梯,全然不顧適才上飛機,背走女孩的那些白衣人,禁不住發問,名喚宗逍的那位貴人當真信得過?畢竟連半路倒戈的那些傭兵都已知曉女孩的秘辛,莫說富可敵國的這位年輕人,同官府之間,定然有些交情。何若亦不否認流亡途中,向宗逍求助,后者直截了當問他,惹上的麻煩,可是同近期從BLISS失蹤的一個實驗體有關?

          “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大佬吶?!?/p>

          不單是M國境內一個華人黑幫的老大,還是網上呼風喚雨,被眾多黑客奉為神明的大拿:“總之,他從某國政府的加密郵件中得悉此事?!?/p>

          對「Chaos」,也沒有其他想法。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對長生不老有興趣。更何況周而復始,一塵不變的無聊日子過上幾百年,又有什么意義呢?

          “這世道,變數太多了?!?/p>

          不管天災,還是人禍,都可能造成永生體非正常死亡。再者,當真研發成功,人類生命無限延長,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人口爆炸,糧食供給不足,失業率逐年遞增吶?!?/p>

          屆時大多數人吃不飽飯,生活沒著落,最后還不是戰爭,自相殘殺?

          何若嗤笑。不過聽翟榆淡然道破此等秘辛,多半是權貴之間流轉,輪不到一般百姓和他們共享永世榮華。微一怔,好像是這么個理兒?腹誹一個國家,整個世界,翻來覆去就這么幾個家族把持權利,只手遮天。屆時,腦筋清楚,不□□也就罷了,萬一研發出來的藥物并發老年癡呆之類的病癥。這個世界,可就太有意思了。

          “還是別了?!?/p>

          太平點兒,順其自然。擺擺手,敬謝不敏。

          當好吃好睡,終可不必枕戈待旦提心吊膽,在世外桃源一般的海島愜意休養時,宗逍亦受何若請托,設法打聽同行傭兵及訾澹的下落。前者訓練有素,不少還是海軍陸戰隊出身。和特工斡旋,尚可全身而退。但書香門第出身,不曾經歷過此等陣仗的訾澹,終究還是沒能平安脫險。

          “聽說汽車失控,沖破護欄墜崖,至今都沒找到他的尸體?!?/p>

          當教父將一張現場照片遞給何若,后者雖已預料書呆子可能有去無回,但眼見慘況,依舊唏噓。轉首,望一眼庭院內,蹲在一叢玫瑰前,兀自發怔的女孩。

          “普通人……”

          回想當時,書呆子鄭重請托,賞金獵人亦,懇請面前的男子將消息給瞞嚴實了:“就說訾澹被特工帶回J國關押?!?/p>

          可能這輩子都天涯兩隔,無法見面??偤眠^天人永訣,背負深重的愧疚,了此殘生。

          “往后,就讓她在島上過平常人的生活吧?!?/p>

          這也是書呆子最后的心愿。

          當宗逍告之,懷深已然落葉歸根,落葬地亦已打聽清楚。頗是感激,正要開口致謝,卻聽面前的清俊男子云淡風輕:“客套就不必了?!?/p>

          帶那位翟先生回國悼念故友。休養一陣,記得去M國找他還債。令何若啼笑皆非,有意無意,就提醒自己,欠他一屁股債,查案來還。真真奸商!試想爾后替宗逍追查他生父當年遇害的真相及幕后黑手,定然又是一場苦戰,深覺自己就是勞碌命,一刻不停歇。

          心里苦,無奈揮了揮手,回屋收拾行裝。待回歸久違的母國,聽聞鄉音。環顧周遭,又是黑發黑眼,黃皮膚,終有塵埃落定之感。身畔的男子亦然。

          “今后有何打算?”

          依著宗逍給的地址,去到懷深故鄉所在的英烈園。尋到鐫刻其名的石碑,奉上他生前常擺在屋內,似是其母過往最是歡喜的桔梗,默悼良久,替某位大佬轉告這個號稱遭逢變故,對過去一無所知的男子。宗逍很是看重他的能力。若是找不到活計,可以投奔他,跟他做事。

          “不用擔心跟錯主兒,為非作歹?!?/p>

          雖說宗逍是華人黑幫魁首,仍在江湖,身不由己。但近年已然逐步轉型,從事正當生意?;燠E灰色地帶的大佬,既有能耐幫翟榆重新安排一個假身份,自然也能能耐,替他從其他渠道,打聽懷深兄長的下落:“畢竟當年是遭人誘拐的,不是?”

          地下世界,自成一方天地,另有規則。尋那失蹤人口,或可能事半功倍。翟榆亦覺言之有理。

          “反正,也沒有其他去處?!?/p>

          重獲新生,天涯海角闖蕩,多見識一些人或事,對自己亦有裨益。故而爽快應承。臨行前,輕撫了撫冰冷的石碑。

          不管巧合也好,天定機緣也罷,同面容如出一轍,好似前世今生的二人糾葛,終是捋清,再不相欠。

          頷首,與之作別。

          背起行囊,踏上另一段征程前,比照地圖,特意去了趟西北。雖未在史籍中查到任何有關令何國或魁國的記載。甚至暗暗揣測,妖狐送他來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但遠眺大漠孤煙,長河落日圓,心中最后一絲芥蒂,亦隨那拂面微風,悄然散佚。

          “走吧?!?/p>

          放下,方可涅槃。笑一笑,終是釋懷。雖不知前路何許艱難,但他翟榆的新生,方才開始。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  同系列:

        宗逍:Mafia (黑道教父 X 投行精英 )?

        何若:《捭闔》(賞金獵人 X 菜鳥刑警 )

        附注:

        收尾時設定略有偏差,當做平行世界處理。不過隗琛和懷深確有淵源。隗姓及魁國取炎帝魁隗氏,華夏族最古老族姓之一??笫鲜菫樯褶r氏之后的第二位炎帝。懷姓的其中一個出處則是隗氏



        故事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求關注

        你看的小說都在這里!

        長按掃碼即可關注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