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長沙、武漢小記

        阿之de蕓蕓一夢 2020-03-09 20:25:18

        引子


        ? ? 答辯結束,三年讀研生活接近尾聲。周五改論文的路上臨時起意,回來就買了去的車票。Z師兄說,臨時起意是多么奢侈的旅行方式。不過想想,以后想擠出時間出行,才更加奢侈吧。想起以后沒有大段的假期歇腳,覺得好不適應。只是寒暑假的誘惑,也沒有讓我又勇氣走上教書育人的道路上去。上了足足十九年學,突然要停下來,突然覺得有點不知所措。

        年初的時候被論文和工作困擾,曾經做了三個畢業旅行設想。一是一直念叨的“江南皮革廠”之旅,包括金華、麗水、義烏、臺州等等;二是從敦煌到三門峽一路走下來;再就是福州、泉州一帶。然而想得總是好的,到頭來既定不出時間,也找不到同行之人,只得看這設想,漸漸變成假設和空想。

        不知道明天會有什么新的通知,所以也不敢長途遠行,也不知道之后還有沒有時間和機會再走下一趟。獨自一人,又不準許去空曠的地方,只能尋找大的省會城市。數了數各個省份,覺得長沙、武漢還比較滿足。

        然而對于兩湖地區,基本沒有什么概念。是啊,我的心都放在江浙滬皖,甚至全家做出想要搬到徽州去的想法。印象里的長沙,可能只有“長沙馬王堆”,還有坐火車路過的時候,下車被熱氣撞回車廂的感悟。至于對武漢的印象,完全是因為每次經過武漢時,火車能在燈火通明中行駛很長一段時間,這是任何城市都做不到的。我只覺得,武漢一定很寬很大,也很繁華,就想著要去看一看。

        周一上午去學校交了我們四個的各種檔案,天氣很熱,回來時汗流浹背口干舌燥。晚上坐Z1直奔長沙。我向來熱愛火車,熱愛臥鋪,還熱愛上鋪,天亮時坐在窗邊看窗外倒退的風景,天黑就一覺睡到大天亮。天亮的時候,火車也就到站了。


        ?

        長沙小記


        DAY1

        長沙還是很熱,不過跟前一天的北京也差不太多。我喜歡陽光和太陽,可能也是因為這樣,高溫總是追著我前行。去年的時候,在高溫預警的揚州、鎮江差點兒曬成焦炭;到重慶的時候四十一度;甚至到“爽爽的貴陽”都是三十五、六度的高溫。此時低頭看了看手臂上的手表印,大概又黑了至少三個色。是啊,我的黑就是曬的,冬天也曬太陽,根本緩不過來。不過黑就黑吧,就算這樣,我也不太會去撐傘遮擋視線的。

        早上下車就去找食兒,結果到了旅店門口都沒碰見。只好直接放下行李,開始一天的行程。其實行李還都背在身上,夾子、本子、顏料……各種奇怪的東西。是啊,所以這種選手就適合一個人四處游蕩,隨時停下來寫寫畫畫,隨時停下來發呆、曬太陽,隨時準備暴走,隨時可以放棄伙食。

        換車的時候在路邊的早點攤兒吃了雜醬粉,老板還跟我這個外地人攀談,問我粉夠不夠。我說夠了,多了我也吃不了。說道吃粉兒,就想起了宇宙中心的楊裕興,常去那兒吃原湯粉和酸豆角飯,楊裕興和螺螄粉也我在各種吃食云集的五道口最常吃的簡餐。從小在五道口周邊活動,只當那兒是有火車經過的一條街罷了。那道口倒是見證了我的很多悲喜,很多落寞,只是那看著我一次次經過的枕木,如今被拆的片鐵不留,還真是難過。

        長沙遍地都是楊裕興,倒也沒有去嘗一嘗。

        長沙博物館在長沙的算是高新園了,旁邊還有長沙圖書館,大劇院。一旁的瀏陽河靜靜流淌。走到河邊,感覺有種清河的既視感,然后耳邊回響:

        “瀏陽河啊,彎過了幾道灣啊,五十里的水路到香江看一看,東方之珠,整夜未眠,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是啊,又串臺了。

        長沙博物館以長沙的歷史脈絡為主線,大的發掘都搬去了省博。不過市博的設計感很好,整體空間都讓人感到特別舒服。博物館小姐姐看見我的一襲麻布白衣和白布口袋跟我搭訕,說前一陣子剛剛辦完殷商甲骨的特展??匆妱偨Y束的“婦好”展牌,兩年差點在四個省份遇見過“婦好”巡展,也真是棒棒。

        正值正午,艷陽高照,博物館外面一片遼闊,等公交更是等了一身臭汗。等好久也沒有車的影子,就直接打車去了省博。在北京從來不打車,除了覺得生命有恙都不會。記得出門前W師兄囑咐我說出門不要亂打車,要早點兒回住處。我窮,也沒膽子,至于滴滴之類的新鮮產品,我這種古代人更是從沒試用過。

        在省博門口的津市粉店吃了一份酸辣雞雜煲仔飯,里面配了鴨蛋和腌蘿卜。雞雜量很足,當然辣椒也很足。剛開始的時候還好,那是越吃越辣。我吃飯時是從不挑辣椒花椒的,但是在這種辣面前還是勉強的挑出來了一些。湖北、湖南、重慶辣還真是不一樣。這是雖然吃上去嘴里不覺得,但是吃下去燒胃,一直燒到傍晚的橘子洲。武漢的鴨子的辣表現在嘴唇上,嘴吃紅了,胃里并沒有什么感覺。而重慶的辣是那種火辣,表現在全身的淋漓。

        省博安檢檢出了包里的剪子,常年背剪子也是沒誰了(當然了我還有起子和改錐)。其實確實是方便,關鍵時刻可能還能防身?省博的整體感覺并沒有市博好,市博是一六年搬的新館,所以裝潢概念都更加新派。

        省博的最大特色就是把馬王堆整個搬過去了,介紹啊圖解的都做的不錯,整的畫風更魔性了。只是那個燈光啊實在是很痛苦,手機的影子完全蓋住簡和帛書,根本看不清字。

        這次出門有兩大感觸,一個就是當看見辛追夫人和后面的曾侯乙墓所想到的東西。三年前研究生尚未入學,有幸去安大參加了第一期的暑期研習班,那一個月真是受益匪淺。想起剛接觸的天書楚簡,旭哥設成頭像的魔性帛書,跟昂兄晚上在房間看紀錄片,看辛追夫人,研究失蠟法。三年轉瞬即逝,對于這浩瀚的文字之路,實在是過于短暫了。而我所學到的,所思考的,簡直是微不足道。是啊,當看到的還是那些有銘的器物,帶字的竹簡,覺得這一切注定終無法離我遠去。他們還會給我吸引,令我向前。

        我同樣也感到無比慚愧,慚愧沒有再多努努力,沒有下決心留在這文字的世界中為之奉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 配圖


        除了馬王堆,省博的鎮館還有玩兒電眼的大禾鼎,和一四年才回歸的皿方彝。省博的文創很神,主打馬王堆養生系列,如:馬王堆枕頭、馬王堆香皂、馬王堆唇膏,真是怪怪。(腦海里給馬王堆設計了無數文創產品)


        ? ?? 大禾鼎銘 ? ? ? ? ? 皿方彝 蓋銘 ? ? ? ?? 皿方彝 器銘?? ?


        在省博門口的郵局寄了幾張明信片,省博的明信片做的我也就不說什么了。(對了跟郵局鬧翻了,我也不記得都寄給誰了。PS今天特意去北一翻了翻,一張都沒有到。)

        坐車到了地鐵口前往橘子洲,主要想去沿著湘江散散步。到那兒已經快六點了,太陽西斜,映在江面上。河邊沒有一個人,倒是真清凈。從橘子洲到橘子洲頭有大概3.5公里,溜溜達達快一個小時才走到,其間都是綠草地,一些小建筑,若是散步跑步的話,還確實挺愜意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湘江


        (橘子洲頭的毛主席像裝修,打卡X1

        到了橘子洲的盡頭,三面臨江,風很大,迎風被吹成傻子。但是大風營造出了一種“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氣魄。

        ? ? ? 在地上撿了個橘子的橘子洲頭


        晚上本想去火宮殿,下結果地鐵進了商場,就在商場的小館子吃了糖油粑粑和豬油拌粉。糖油粑粑熱乎乎的,沒有想象中膩,一口氣兒吃了四個,非常滿足,就是燙得夠嗆。


        DAY2

        雖然馬王堆搬到了省博,還是想去看看遺址,據說只剩下三號墓還沒有被填上。遺址在馬王堆醫院里面的一個小土坡上,政府立的牌子擱置在地面上,仿佛已被人遺忘。經過一道小綠門,便是三號墓坑。門票兩塊,除了票的質感和圖案還挺好的之外,便沒有太多其他的價值。坐在墓邊上的凳子上畫了張門票,被咬了三個蚊子包,出了一身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圖 積極


        另在醫院對面的包子鋪吃了老壇酸菜的包子和香菇口味的燒麥,加一杯濃稠感人的豆漿,花了四塊五。我從來不吃老壇酸菜口味的泡面,記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是在高三的冬天,可能也是因為心情的原因,覺得這口味簡直難以下咽。

        從馬王堆直接去了天心閣旁邊的簡牘博物館,這博物館就不多說什么了,全程無亮點,走一圈結束戰斗。

        說要去岳麓轉一圈,張總還特意囑咐了我(懂者自懂)。在天馬公寓附近下車,看到路兩旁都是來自各地的各種吃的。是啊,學校周邊的餐飲總是這么豐富多彩,只是為何我們學校附近就什么也沒有呢。又正值正午,天熱的很,去逛了超市,在商場底層吃了蘿卜炒臘肉和蛋蒸肉的簡餐,配一杯冰的桂花弄。

        對于旅行的吃,其實也挺尷尬的。有人覺得我每次吃的還是比較豐富多彩的,但是我很少去特意尋找店鋪。所以對于各種安利,也只能持感謝的態度,盡量設法路過。而且,尤其像這種大熱的天氣,有時候眼前的各色美味倒是成為了一種甜蜜煩惱。記得去年在揚州,跟圈圈兩個人熱到吃不下飯,圈圈說她吃不下飯可還是罕見的經歷。不過江浙的甜膩,對于北方人來說,就算是我倆這種沒有任何忌口的人來說,也吃不長久。說到這兒,可真是枉我這自稱蘇州人的吹擂了。


        騎車穿過各種理科的區域,深入岳麓山。這種大學校真是令人摸不清方向,分不清那條是公路,那條是校園的路。隨興的騎,也隨機不知道就到了哪里。岳麓書院里面有一堆旅游團,導游滔滔不絕,游客人頭攢動??粗硕嗑皖^疼,只能找了個深進的亭子寫寫東西、吹吹風。耳邊漸漸的安靜,感覺與游客的喧鬧隔絕開來,一時間倒覺得清涼起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圖 積極


        晚上到太平街吃了些當地小吃,臭豆腐比想象中的美味很多,小哥還鄭重其事的問了我三遍要不要辣椒。再三確定才給我放了一勺。我對各種酸甜苦辣的承受力應該還是不錯的,是啊正如同生活一樣,總要把酸甜苦辣嘗遍,再加深承受能力,也才能過的舒心。在火車上的時候聽邊上小姑娘跟旅游團大媽說要去長沙吃火宮殿,大媽說啊啥“火鍋店”。坡子街的火宮殿里人山人海,吃的也一望無垠,然而在各種吃的面前轉了兩圈就毅然走下了樓。我爸說你別再吃多了,趕緊回去歇著吧。然而我只來了一份臭豆腐和一份餅。

        兩天結束,對長沙的交通結構也有了整體的了解,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交通特色,比如武漢,看著地圖就很頭疼。

        ?

        武漢



        DAY3

        買了早上八點半的高鐵,一早到了長沙南站。像喝點兒醒腦的東西,都死貴死貴的,只有樓上賣桂花弄的那家鋪子沒有漲價,就來了杯幽蘭拿鐵。長沙路邊的茶鋪很多,隔幾步就會有一個,這種淡淡中式茶飲配奶蓋倒是清新濃郁,奶蓋上撒了些小胡桃,又添了一些香味。

        ? ? ? ? ? ? ? ? ? ? ? ? 幽蘭拿鐵(良心全文不放毒)


        車中間??咳荆涸狸?、赤壁、咸寧,要是有時間應該去岳陽看一眼的。

        一下車,武漢的熱撲面而來,自己仿佛要變成熱干面了。從武漢站坐公交到武昌,仿佛坐了半個世紀。放下東西,就奔往湖北省博,想著去附近吃個早午飯。省博周圍除了艷陽,什么都沒有,感覺自己被暴曬在艷陽之下,毫無遮蔽,頓時覺得有點兒荒涼,不由得趕緊沖進空調房里。

        和湖南省博一樣,湖北省博也是連門票都沒有。初進展廳感覺里面空空蕩蕩,只有鎮館的越王勾踐劍在散發著寒光。

        省博的特色在于隨州擂鼓墩的曾侯乙墓了。說長沙博物館是設計好,湖南博物館是介紹好,那么湖北博物館可能就是“東西好”了。祖國各地都放著復制品的青銅盤和冰鑒(雖然看著密集恐懼有點兒膈應吧)、鹿角立鶴、曾侯乙編鐘等等等等。最喜歡的是鴛鴦漆盒。


        ? ? ? ? ? ? ? ? ? ? ? ? ? ? ? ?? 送上年初入的極限片一枚


        湖南省博的文創做的還不錯,寶劍、編鐘,睡虎地秦簡作為三大國寶出了一些周邊。

        出來的時候又熱又餓,既然來了,還是坐車跑去了武大。因為越來越衰退的記憶力,錯上了只差一位數的公交,正好在楚河漢街旁的東湖眺望了一下風景。換車之后,在大馬路上騎著騎著車就進了武大茶崗路的大門,大學校真討厭,完全不分東西南北,根本走不過來。是啊,對于這種在從南到北只需步行五分鐘校區的孩子來說,這真是太難了。一下午感覺自己是蒙的,被曬的意志不是很好,現在都想不起來細節,感覺有點迷幻,眼前的景象都冒著熱氣。走在凋謝的櫻花園周圍,只覺得是去爬了個珞珈山。


        回來到戶部巷嘗了鮮魚糊湯粉和熱干面。兩挑熱干面之后覺得撐了,就抱著碗溜達到了長江畔。

        來武漢主要是想去長江大橋看長江的,夕陽西下,太陽躲在橋上鋼架的洞洞里,映在江面上。大橋分為三層:中間是鐵軌,上層通車,下層走船。只是大橋的電梯上貼著“維修”二字(關門打卡X2),真是又留了遺憾,因而便去坐公交從橋的上層感受長江。

        過了長江,便來到了漢江,下車在漢江邊散了散步,就去嘗試了另一種交通方式——地鐵,去江漢路步行街逛逛夜色。走了幾步,感覺就是王府井,然后抬頭看見了王府井百貨的牌子。街兩邊有些洋房建筑,逛街的人占滿了街面。我戴上了耳機,聽著耳里的旋律,周圍的喧鬧都與我無關了。我特別不喜歡喧鬧,在喧鬧之中總會感到心悸,覺得孤獨至極,像是電影中定格的我,和身邊快進的行人。夜色籠罩,霓虹閃爍,人聲樂聲,都化作一片無聲。

        坐地跌回到武昌的住處,路上徒步穿過曇華林,穿過黑漆漆的居民區。在住處吃了下午買的鵝肫當做夜宵,然后一覺睡到天亮。


        DAY4

        清早在住處邊上的蔡林記吃了豆皮和米酒,就騎車去了中華路碼頭,想乘渡船度過長江,到對面的晴川閣去。然而船卻是北向西到武漢關的。行人船票是1.5一張,檢票員一把搶過來我的票,揉成團扔掉,我目瞪口呆。

        天色有一點灰暗,船起初按著長江大橋行駛,然后轉彎,直奔斜對岸。坐當地的基礎交通乘船著實是體驗當地生活的好方式。安大那年在清早的淮南渡過了淮河(然而我師兄說他一個淮南人都沒坐過),去年跟盼盼一起渡了珠江,還坐過杭州大運河坐了水上公交。在船上看著往來河對岸上班、勞作的乘客,有的騎著車,有的運著菜,還有的夾著公文包,也是很有意味。

        下船后在馬路對面上了去晴川閣的公交,一過漢江,天氣迅速黑了下來,好久都沒有見過這么低沉的陰天了。說時遲那時快,雨點瞬間滴落,打在車窗上,大風四起,與連成線的雨滴一起搖曳。

        雷電交加,黑云壓城,大風不止,我看著外面的天氣發著呆,然后就坐過了一站。在下一站下車的剎那間,全身濺滿了雨水,鞋也全濕了。

        我看著周圍空蕩蕩的街,沒有哪怕一間店鋪,我有點兒無措,不知該往哪里走。電閃雷鳴,也不敢看手機。那一刻,忽然覺得自己那么渺小,那么孤獨。雨聲滂沱,卻覺得世界好安靜。

        真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 ? 我趟過雨水流成的河,登上晴川閣。此刻的漢陽,沒有陽光,也沒有晴朗。望著眼前的滾滾長江,水聲雨聲雷聲,江天一色。不時有一道長長閃電在出現在江水上空,金黃而橘紅,還有一點隱約的藍色。那景色實在有點兒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陰雨晴川閣


        中午那道閃電就上了熱搜。

        當再次站在大雨滂沱的街頭,覺得特別超脫。車輛從身旁飛馳而過,帶起的雨水與天空潑灑的雨水一起濺在身上。我笑著把衣服擰擰干,繼續走路。是啊,在陽光下,暴雨中,路都還是那路。這也就是多走路,多看世界能給人的開闊感受吧。

        有那么一瞬間,站在雨里,特別想要個抱抱,想找人說說話。有一瞬間的念頭想著若不只有我自己走在雨里,該有多好…

        本都沒打算去黃鶴樓,一看下雨了倒是想去眺望雨里的武昌和漢陽城。一層兩層、又一層,也慶幸是個涼爽的雨天,不然若像前一天的溫度,可能到二層就會虛脫。人多的要命,擁擠在黃鶴樓的每一層,加上天空中的霧氣,完全看不見遠處的景色。這場景不由得想起了兩塊錢門票的良心景山,黃鶴樓可是能換成妥妥的十六碗熱干面啊。

        然后三天半的小旅行就這樣結束了,在住處邊居民區的街上買了熱干面和一點兒鴨子,匆匆奔向武漢站。


        后記

        這趟就算獨自的畢業旅行了吧。時間不充裕確也自由自在,不為了找路,也不為了覓食。靜靜的,與周圍的喧囂無關。有時候也覺得挺迷茫的,覺得有點兒落寞。想找朋友分享趣事和心情,又怕我的玩樂打擾了朋友的工作與學習。

        生命中有很多可貴,家人朋友可貴、時間可貴、自由可貴、嚮往陽光的心態也是可貴。抓住能抓住的,感受能感受的,愛你所能愛的,一切都是特別美好的。

        ?

        阿之

        2018 5 22

        ?順之自渡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