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3w7k"></code>

      1.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

        元代山水畫欣賞

        時晴堂藝術館 2020-04-24 19:33:26

        圖文來源:網 絡

        編輯整理:時晴堂藝術



        《山弈候約圖》 遼 佚名絹本設色縱106.5厘米橫54厘米遼寧省博物館藏

        此畫于1974年在遼寧省法庫縣葉茂臺七號遼墓出土。畫面繪有峰巒峭拔,杉松茂密,廳堂深鎖。嶺坪上兩人對弈。山門外曲廊相通。一長者策杖前行,尾隨二童,一負葫蘆,一負琴囊,為赴約入山而來,巧妙地組成一幅耐人尋味的隱者生活畫面。遼代卷軸繪畫作品傳世不多,《山弈候約圖》雖無作者名款及印記,卻是遼代早期墓葬出土,制作年代是確實可靠的。此畫為研究中原和契丹繪畫藝術的相互影響,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赤壁圖》 金武元直紙本水墨高50.8厘米長136.4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武元直, 字善夫, 生卒年不詳。金明昌(1190—1196)名士。其作品散見于同代人和元明諸家詩文集題詠。武元直以山水畫見長?!冻啾趫D》一畫繪蘇軾《赤壁懷古》之意境。畫大江峭壁, 崖壁以勁利的斧劈皴法, 表現石塊的嶙峋與堅實, 樹木細小而茂密, 峰石只略加皴染。江水波浪激涌處, 一小舟順流飄然而下, 舟上三人泰然而坐, 似在吟詩作賦, 指點江山, 人物雖小, 其精神面貌卻可得其大略。按此圖原定為宋人朱銳所畫, 論畫法略為接近南宋院體, 但不像朱銳之筆。



        《洞天山堂圖》 佚名絹本設色 縱183.2厘米橫121.2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畫圖繪了白云吞吐漂浮于山間,山谷中松林茂密,清溪流淌,隱露樓觀,境界清幽,表現了一派世外桃源般的仙境,畫幅右上楷書“洞天山堂”四字,點明了全畫的主題。詩堂有王鐸跋語:“神理氣韻,古秀靈通,入于口微,董源此圖,當屬玄化,丙戌端陽后二日題于瑯華館?!庇腥苏J為是董源手筆。但是此圖筆墨蒼勁,景色茂密,云朵以白粉染繪,與董源之淡墨輕嵐風格迥異,更近于金代畫家那種承襲董巨而有所變化的風格,所以認為是金代繪畫更為符合此畫的風格。

        《山居圖》 元 錢選 紙本設色 縱29.6厘米 橫98.7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錢選(1239—1301),字舜舉,號玉潭,吳興(今浙江省湖州市)人。宋景定三年鄉貢進士。錢選以勾皴來表現山石的陰陽向背,墨青涂染,筆法取澀勢,含而不露。樹葉淡渲汁綠,呈現生拙的意趣,風格別致。

        《云橫秀嶺圖》 高克恭絹本設色縱182.3厘米橫106.7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云橫秀嶺圖》是高克恭山水畫代表作,畫云山煙樹,溪橋亭屋,氣韻流潤,山頂作青綠橫點;坡腳勾皴染赭色,用筆凝重蒼渾,墨色淋漓酣暢。此畫為合參米氏云山、董巨皴染畫法的典型之作,別開生面。本幅無作者款印,上有元代鄧文源等題及清高宗弘歷題。此畫經梁清標及清內府收藏,有梁氏和清內府諸藏印,曾入《大觀錄》和《石渠寶芨續編》等著錄。

        《水村圖》 元 趙孟 紙本設色縱24.9厘米 橫120.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趙孟, 仁宗尤其敬重他的才華, 將其與李白和蘇軾相比。他博學多才, 工古文詩詞, 通音韻, 精鑒賞。書畫方面造詣尤深, 篆、隸、行、草, 無一不精;山水、竹石、人馬、花鳥, 無所不能。在中國藝術發展史上, 像他這樣具有多方面成就、影響深遠的人物, 實在是很罕見的。此畫以董源披麻皴畫山,墨色清淡,行筆多曲折變化,近乎解索皴。淡墨點苔,樹木蒼老,水致細密。

        《洞庭東山圖》 元 趙孟 絹本設色縱61.9厘米 橫27.6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趙孟多寫文人隱逸的生活情趣。在筆墨技法上, 兼善工筆和寫意, 呈多種面貌?!抖赐|山圖》畫太湖洞庭湖東山之景。東山山勢非高,圓渾平緩,山徑曲折,山居云霧迷蒙,崗巒隱約。湖面波光掠影,一葉輕舟,由左方駛向對岸,岸上一人待渡。近處坡石,雜草叢生。描繪了太湖中的幽美景色,境界寂靜。畫上自題:“洞庭波兮岌岌,川可濟兮不可以涉。木蘭為舟兮為楫,渺余懷兮風一葉。子昂?!?/span>

        《謝幼輿丘壑圖》 元 趙孟 絹本設色縱20厘米 橫116.8厘米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美術館藏

        霧靄微茫, 江面平靜如鏡。境界曠遠。整個畫面宛如宇宙萬象被過濾提升成晶瑩剔透般充滿著音樂性的寧靜世界。筆法秀潤、清曠, 雖系學李成、郭熙畫法而來, 但一變宋人工整刻劃之體。

        《鵲華秋色圖》 元 趙孟 紙本設色縱28.4厘米 長93.2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鵲華秋色圖卷》畫濟南郊外鵲、華不注兩山的秋天景色。畫面上鵲、華兩山遙遙相對, 右邊的華不注山, 自平地拔起, 峻峭有余; 左邊的鵲山, 則巒頭圓厚。平原上, 洲諸紅樹、蘆荻、茅屋、魚罾, 行人往來如蟻。此畫初看甚是平淡、干淡之筆, 簡率的墨色, 似乎是追求一種清潤、秀美和樸拙的格調, 表現一種淡泊與平淡的意趣, 極富筆墨趣味。明董其昌評此畫說:“兼右丞、北苑二家畫法”。元人贊譽此畫是“一洗工氣”, “風尚古俊, 脫去凡近”。

        《山水圖》 元 李士行 軸絹本墨筆縱106.2厘米橫52.7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李士行(1282-1328),字遵道,薊丘(今北京)人,官至黃巖知州,善詩書畫,曾從學趙孟。深遠的山澗有一清流涌出,并化為平靜的河水緩緩向前流淌。整個畫面布局平穩,境界平淡天然。此畫用筆溫和秀潤,多用披麻皴,墨色變化豐富,水色淋漓。其濃淡相間,以淡墨皴染,濃墨畫近樹和點苔,層次分明。

        《寒林圖》 元 曹知白絹本水墨縱27.3厘米橫26.2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曹知白(1272—1355), 字又元, 號云西, 又字貞素, 人稱貞素先生, 華亭(今上海松江縣) 人。至元中任昆山教諭, 曾北上大都(今北京), 不久辭歸, 隱居不仕, 飽覽經書和研究道家之說。自寫書齋匾額曰:“常清凈”以示求閑適恬靜意趣?!逗謭D》畫枯林一行于坡石之間, 樹干勁挺, 疏落有致, 筆墨帶有秀潤氣, 屬中年之作。自題:“僧弟自聞以不得予畫為根, 幾閑有此不了者, 即了與之, 然末為佳。他時有得意者為易之。泰定乙丑九日, 云西兄作?!?/span>

        《疏松幽岫圖》 元 曹知白 紙本水墨 縱74.5厘米 橫 27.8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元代山水大家黃公望在《寫山水訣》之首說:“近日作畫,多宗董源、李成二家筆法,樹石各不相似,學者當盡心也?!辈苤自趲煼ü湃擞直苊膺^多地參照古人之法?!妒杷捎尼秷D》前景樹叢中有兩棵高大的松樹,遠處圓潤的山丘布滿了畫面上半部。主峰的結構既平面化又有起伏,吸收了董源、巨然山水畫傳統。此畫用筆干澀、淡墨渲染,很有幾分黃公望之風。

        《群山雪霽圖》 曹知白紙本墨筆 縱129.7厘米 橫56.4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描繪的是高山大嶺的雪霽景色。圖中以前后高低排置的幾座山峰為主體,山澗有一細瀑飛流直下。山下一寬闊而平靜的河水似已封凍。右岸水邊及崗巒之間隱沒著數座房屋,房屋周圍遍生松樹寒木。整個山巒、房屋及寒樹上覆滿白雪,蒼茫一片,素雅潔凈。畫中構景簡潔,但充實飽滿而平正。其筆墨精湛,造物具體,疏密有度。墨色則簡淡清雅,極好地烘托了雪山的景色。

        《溪山泛艇圖》 元 曹知白紙本水墨縱86.3厘米橫51.4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曹氏和昆山顧氏(瑛)、無錫倪氏(瓚)為元代江南著名的三大豪門旺族。他家有數處亭臺池館和園林花圃, 盛極一時。曹知白喜結賓客, 家藏書畫古玩甚多, 四方文人多愿與之交游。曹知白善畫山水, 遠法李誠、郭熙,追求清疏簡淡的畫風, 其作畫多用柔細之筆, 極少渲染, 早年筆墨秀潤, 晚年趨于蒼秀簡逸。此圖是曹知白變體后的佳作,上有倪瓚題詩“云氣四時多似雨,濤聲八月大如雷”,足以說明此畫的意境。

        《松下鳴琴圖》 元 朱德潤絹本水墨縱120.8厘米橫58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朱德潤(1294—1365), 字澤民, 號睢陽山人, 睢陽(今河南省商丘市)人, 25歲抵大都, 得趙孟鍆萍觶 受之于仁宗、英宗兩朝, 官國史院編修, 授鎮東行中書省儒學提舉。早年受高克恭、趙孟畹撓跋?。山甩法许禐E和郭熙, 樹枝作“蟹爪”, 山石用卷云皴。構圖或作溪山清遠, 或作林木挺健、峰巒聳秀, 極富真實感。筆墨秀勁清雅?!端上馒Q琴圖》畫高松下石坡上三人對坐, 一人操琴演奏。水中一魚翁正劃舟歸來。近景蒼松挺立, 遠處峰巒起伏, 景物曠遠。筆墨挺健秀潤。

        《渾淪圖》 元朱德潤紙本水墨縱29.7厘米 橫86.2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渾淪,指渾然一體不可分的狀態?!读凶印ぬ烊稹吩唬骸皻庑钨|具而未相離,故曰渾淪。渾淪者,言萬物相渾淪而未相離也”?!稖啘S圖》畫坡石古松斜立,勢若虬龍,樹上藤蔓牽繞,飄然向上。右有一圓盤,或日乎,或月乎。景物雖簡而內含玄奧涵義深刻。此圖似乎表現作者對世界的認識及宇宙觀,即如作者題畫所言是:渾淪圖,渾淪者不方而圓,不圓而方。先天地生者,無形而形存。后天地生者,有形而形亡。一翕一張是,豈有繩墨之可量哉。所畫松石筆致密和精巧,墨韻溫潤雅秀。

        《秀野軒圖》 朱德潤紙本淡設色縱28.3厘米橫210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是為秀野軒主人周景安畫。據此圖作者在圖所寫的《秀野軒記》中云,秀野軒是元代文人周景安讀書之所,地處浙江,軒旁幽溪曲澗,佳木秀卉映于其間,是一處理想的幽居之所,畫家當時也在此地避居,離周氏秀野軒不遠,此圖即取材于秀野軒及周圍實景。采用平遠章法,以花青運墨寫平林疏材,遠山映葦,小屋臨溪,二人軒對坐間話,三五行人往來溪橋邊,境界清曠幽美,筆法秀雅蒼潤,設色清雅明快,恰到好處地表現了秀野幽居的主題。

        《天池石壁圖》 元 黃公望絹本設色縱139.4厘米橫57.3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在畫史上, 黃公望與吳鎮、倪瓚、王蒙合稱為“元四家”, 被推為“元四家之冠”。對明、清山水畫影響巨大, 許多作品被當作范本。 黃公望的畫跡流傳至今, 據說有50幅以上。黃公望著有《寫山水訣》一書, 對山水樹石的筆墨、設色、布局、結構、意趣等都有精辟論述, 此書被認為是南宋山水畫理論的真傳?!短斐厥趫D》畫層巒疊嶂, 雜木長松, 構圖繁復而筆法簡潔, 煙云流潤, 氣勢雄渾, 是黃公望自創的淺絳山水的代表作。

        《九峰雪霽圖》 元 黃公望絹本水墨縱116.4厘米橫54.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畫雪中高嶺、層崖、雪山層層疊疊,錯落有致,潔凈、清幽,宛如神仙居住之所。畫面采用了荊浩、關仝和李成遺意,并參從己法而成,用筆簡練,皴染單純,淡墨烘染的群山與濃重的底色相輝映,映襯在潔白如玉的雪地上分外突出。意境十分深遠,恰當地表現出隆冬季節雪山寒林的蕭索氣氛,極具藝術感染力。是黃公望雪景山水的典型之作。畫上自題:“至正九年春正月,為彥功作雪山,次春雪大作,凡兩三次直至畢工方止,亦奇事也。大癡道人,時年八十有一,書此以記歲月云?!?/span>

        《丹崖云樹圖》 元 黃公望紙本設色縱101.3厘米橫43.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黃公望的繪畫曾受趙孟鈑跋歟 遠宗董、巨, 間及荊浩、關仝、李成, 晚年大變其法, 自成一家。黃公望常攜帶筆墨, 寄身于深山大川之間, “領略山川之情韻”, 手摩心記?!兜ぱ略茦鋱D》畫重峰疊嶺,高松層崖,山石用董源、巨然之法,多作披麻皴和礬頭石,兼旋洗色。筆法松秀、設色淡冶?!白杂幸环N天機活潑隱現出沒于其間”。本幅上有一題,無款印,又有元·張翥題詩中有云:“一峰居士精神健,此筆前生應畫師?!?/span>

        《快雪時晴圖》 元 黃公望紙本淡設色縱29.7厘米橫104.6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黃公望天資聰慧, 十二三歲便參加神童考試, 稍長更是博覽群書, 逐漸文名顯著, 曾充任“浙西憲吏”, 因受累入獄, 幾乎喪命。出獄后隱居不仕, 皈依道教全真派。工書法、詩詞, 善散曲, 50歲左右才專心從事山水創作?!犊煅r晴圖》畫面除一輪寒冬紅日外,該畫全以墨色畫成,描繪雪霽后的山中之景。通幅用筆柔潤如羽,令人稱奇的是黃公望竟能運用這種極其柔潤的線條建構如此宏大的山石結構,并且使之穩固清晰。

        《水閣清幽圖》 元 黃公望 紙本墨筆 縱104.7 厘米橫67厘米南京博物館藏

        此圖景物以云氣間隔,可分為遠近兩部分。近景描繪一山間溪流從遠處密林中涓涓而來。溪流兩岸,坡石層疊,樹木成林,蔥郁茂盛。山谷之間,云氣彌漫,其后遠景中一主峰聳立,兩旁低峰回護,前伸的山頂平臺,使遠近之景相互呼應。此畫筆法與黃公望其它典型作品有所不同,除山石輪廓及屋樹多以勾點法之外,山石紋理則多用拖擦的筆法,從而給畫面增添了一種舒曠灑落的氣質。此畫布景簡潔凝練,意境開闊大方,勢態端莊渾穆,平淡天然之趣,由此可見一斑。

        《富春大嶺圖》 元 黃公望 紙本墨筆 縱74.2 厘米橫36厘米南京博物館藏

        富春,為黃公望最喜愛和多次表現的山水題材之一。圖中描繪一座高聳兀立的富春大嶺,山頂光潔明潤,山腰石隙間樹木茂盛。右側絕壁幽澗,飛流直下,一橋懸空,連接左右兩壁。左側山腰上,一條山道在絕壁之間逶迤穿行,向山谷縱深方向延伸而去,路邊山凹間樹蔭之下,數間客舍,掩映在山石之后。逶迤的山道,下臨江面,江水平靜,繞著絕壁緩緩流動。此作中山石畫法簡潔,枯筆淡墨,皴染有度。畫面構景緊湊,疏密虛實,對比鮮明。山石雖突兀奇崛,但其意境平淡,此奇中有平,乃畫法最高境界。

        《洞庭漁隱圖》 元 吳鎮紙本水墨縱146.4厘米橫58.6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館藏

        此圖畫嘉興東洞庭的湖山景色,秋巒蔥郁,長松勁拔,漁舟細小如葉在水面飄浮。構圖用闊遠的二段式,突出了江南山重水復的自然之美,內容亦為畫家長年活動的湖澤沙渚,黃蘆短荻。山石作披麻皴,再加濕筆濃墨點苔,充分發揮了水墨氤氳的特性,抒發了幽閑澹遠的情致。自識:“梅花道人戲墨”,“嘉興吳鎮仲圭書畫記”白方印。幅上又自題詞:“洞庭湖上晚風生,風攪湖心一葉橫。蘭棹穩,草花新,只釣鱸魚不釣石。至正元年秋九月,梅花道人并書?!?/span>

        《雙檜平遠圖》 元 吳鎮絹本水墨縱180.1厘米橫111.4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吳鎮年輕時從毗陵柳天驥學“天人性命之學”,一意韜晦,隱居終身。除研究儒家經典外,旁通佛、道學說。常往來于嘉興、杭州一帶,以占卜為主?!峨p檜平遠圖》畫平地上并立古檜兩株,參天聳立,氣勢雄偉挺秀,下臨坡石溪流,遠山層疊,具有平遠之勢,筆力堅實,筆墨圓潤。此為吳鎮現存最早的山水畫。

        《漁父圖》 元 吳鎮絹本水墨縱84.7厘米橫29.7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吳鎮善寫草書,師法懷素和五代的揚凝式,筆勢宛轉遒麗,自成一家。他常用草書寫畫跋。姜紹書《韻石齋筆談》云:“梅道人畫秀勁拓落,運斤成風,款側墨沈淋漓,龍蛇飛動,即綴以篇計,亦摩空獨運,旁無贅詞。正如獅子跳躑,威震林壑,百獸斂跡,尤足稱遵?!贝朔鬟h山叢樹, 流泉曲水, 平坡老樹。坡旁水澤, 小舟閑泊。筆法圓潤。境界迷蒙幽深。畫上自題:“目斷煙波青有無, 霜凋楓葉錦模糊, 千尺浪, 四腮鱸, 詩筒相對酒葫蘆。至元二年秋八月, 梅花道人戲作漁父四幅并題?!?/span>

        《秋江漁隱圖》 元 吳鎮絹本水墨縱189.1厘米橫88.5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桐陰論畫》稱吳畫墨汁淋漓,古厚之氣,撲人眉宇”。吳鎮的繪畫對后世的影響頗為深遠,明代沈周、文徵明等人多以他為師?!肚锝瓭O隱圖》畫高山平湖, 一葉輕舟隨波蕩漾。左方高嶺斜聳, 一道清泉順勢而下, 注入平湖之水中。山腳林木郁然。前方喬松挺立, 松下樓閣, 州渚蘆荻搖曳。筆墨濕潤雄秀。境界深遠。畫上自題:“江上秋光薄, 楓林霜葉稀, 斜陽隨樹轉, 去雁背人飛, 云影連江滸, 漁家并翠微, 沙涯如有約, 相伴釣船歸”。

        《松泉圖》 元 吳鎮紙本水墨縱105.3厘米橫31.7厘米南京博物館藏

        此圖用禿筆勾勒樹石,干墨皴擦,描繪松針則用筆尖,可看出畫家的特有風格。畫上有畫家的自題詩:“長松兮亭亭,流泉兮冷冷,漱白石兮散晴雪,午天風兮吟秋聲。景幽佳兮足靜賞,中有人兮眉長青。松兮泉兮何所擬,研池陰陰兮清澈底,掛高堂兮素壁間,夜半風雷兮忽升起?!笔鹂睢爸猎哪晗闹寥?奉為子淵戲作松泉梅花道人書?!?/span>

        《秋林高士圖》 元 盛懋 軸絹本淺設色縱135.3厘米橫59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盛懋,字子昭,生卒不詳,約在至正年間(1341—1368),嘉興(今屬浙江)人。水岸生長著幾叢瘦勁的樹木,枯枝挺立。其后一條平靜而寬闊的河水,水邊葦草叢生,在微風中輕蕩。畫家取景造物精細具體,其整體姿態又生動自然。前方叢樹轉折多姿,而其交錯疏密,極有態勢,有如秋寒之中,清勁蕭疏。畫中筆法精勁,細而不碎,墨色變化豐富微妙,跡簡而意足。

        《秋江待渡圖》 元盛懋紙本墨筆縱112.5厘米橫46.3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盛懋與吳鎮的墨竹、岳彥高的草書、章文茂的筆,共被譽為“武塘四絕”。其畫風特點是結構嚴整,筆墨清潤,在濃郁渾厚的氣韻中具有瀟灑雋逸的情趣?!肚锝蓤D》用濃淡墨筆表現江山秋景。近處秋樹蘆荻,岸邊兩人對坐仰首眺望。遠處峰巒疊嶂,煙靄彌漫,中間一大段空白,表現出江波浩蕩,一望無際。畫法略近董源,用筆較為疏簡尖硬??钭R:“至正辛卯歲三月十又六日,武塘盛懋為鹵白作秋江待渡圖”。

        《霜浦歸魚圖》 元 唐棣絹本設色縱141厘米橫89.7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唐棣(1296—1364),字子華,號遁齋,吳興(今浙江省湖州市)人。工畫山水,而又有多種變化,運思布局細密精整,法度嚴謹,筆墨豐潤,有雄偉的氣勢。畫面取近景布局,林木參天,窠石流泉,人物刻畫細致,樹石筆法遒勁秀潤,皴染細潤、筆法堅法,山石質感極強,呈現較多郭熙畫法遺風。

        《澄江寒月圖》 元 趙雍 扇頁絹本設色縱25.5厘米橫24.8厘米遼寧省博物館藏

        趙雍(1289—約1360),字仲穆,吳興(今浙江湖州)人。

        《漢苑圖》 元 李容瑾絹本水墨縱156.6厘米橫108.7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

        李容瑾,字公琰,生卒年不詳,約在至正初。界畫、山水師王振鵬?!稘h苑圖》畫華麗的樓閣臺榭建筑在高嶺上。以天空、樹木、遠山為襯景。界畫工整,折算精確。畫家以無限精細的手筆,描繪出規矩嚴謹而結構復雜的建筑物,布局有致,層次分明,既繁復精致,又富麗堂皇。

        《六君子圖》 元 倪瓚紙本水墨縱61.9厘米橫33.3厘米上海博物館收藏

        倪瓚(1301-1374), “元四家”之一, 字元鎮, 號云林, 別號幼霞生、荊蠻民、奚元朗、凈名居士、朱陽館主等, 常州無錫梅祗陀村人。出身江南富豪, 家境十分富裕。倪瓚早年喪父, 由長兄撫養成人?!读訄D》寫江南秋色, 坡陀上有松、柏、樟、楠、槐、榆六種樹木, 疏密掩映, 姿勢挺拔。圖的上部有遠山地抹。全圖氣象蕭疏, 近乎荒涼, 用筆簡潔疏放。此圖后有黃公望題詩云:“遠望云山隔秋水, 近有古木擁披陀, 居然相對六君子, 正直特立無偏頗?!薄读訄D》因此得名。

        《漁莊秋霽圖》 元 倪瓚紙本水墨縱96厘米橫47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倪瓚信奉道教(全真教), 崇尚佛學, 常與和尚和道士們為友, 也許因研習佛道之故, 養成他孤僻狷介的性格, 加之他愛潔成癖, 故世人稱他為“倪迂”。倪瓚主張作品要表現畫家的“胸中逸氣”, 強調主觀意興的抒發, 反對刻意求工、求似, 曾云:“仆之所謂畫者, 不過逸筆草草, 不求形似, 聊以自娛耳!”“余之竹聊以寫胸中之逸氣耳!”《漁莊秋霽圖》一畫是倪瓚山水畫典型風格的作品。近景是平坡, 上有雜樹五六枝, 中景是一片空白, 實為浩森的湖水, 遠景是低平的巒頭,境界極為曠遠。此畫墨法濃潤, 與他晚年一意平淡的風格稍有不同。

        《幽澗寒松圖》 元 倪瓚 紙本墨筆 縱59.7厘米 橫 50.4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倪瓚的山水畫秀麗、清幽。他作畫喜用干筆皴擦, 以側峰著紙, 稚嫩中見蒼老, 簡淡中見厚重。焦墨只用在點苔或寫景樹叢?!队臐竞蓤D》近乎正方形的幅面和平面的取景方法,使畫家不得不采用特殊的構圖方式,將通常所畫的寬廣水面壓縮成一條溪流,從前景緩緩流過。他用輕重干濕不同的側峰微妙地畫出山石的頂面與側面,以表現其立體感,此畫對這一畫法的運用可謂登峰造極。畫中所展現的是幽靜清涼的景色,而這正是倪瓚心目中的寧靜有序、遠離塵囂的理想環境。

        《古木幽篁圖》 元 倪瓚紙本墨筆縱88.6厘米橫30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畫一平坡之上立一巨石,石邊一寒樹獨立,樹旁又有雙竹挺立,并分向左右彎曲生長,其周圍亦有細篁數叢。構景簡潔是倪云林畫的突出特色,此圖亦通過一石、一樹、數竹這極簡之景構成一個荒寒蕭疏的意境。畫中筆法疏率,畫樹以鹿角法,畫石以折帶皴,二者皆用淡墨干筆,畫竹葉亦以輕盈簡率的介字點法。此圖中上方有作者自題詩一道:“古木幽篁寂寞濱,斑斑鮮石翠含春。自知不入時人眼,畫與皎溪古遺民?!?/span>

        《容膝齋圖》 元 倪瓚紙本水墨縱74.4厘米橫35.5厘米臺灣故宮博物院藏

        倪瓚少小聰明, 早年專意讀書, 家中清秘閣藏書數千卷, 經史子集, 佛道經典, 他都專心閱讀批校, 所藏法書名畫, 亦悉心臨學。其書法天然古淡, 有魏晉人風格。倪瓚隱居于太湖四周的宜興、常州、湖州、松江一帶, 常領略這里秀麗清幽的湖光山色, 他的畫也多取材于此。此畫分近、中、遠三景, 近處作平坡, 上植數枝樹木, 間或綴以茅舍亭閣; 遠處作巒頭或低矮的土坡。作為近景與遠景之間的過渡部分則多為大片空白, 不著一墨, 是為湖水。

        《水竹居圖》 元 倪瓚 紙本設色 縱55.5 厘米橫28.2厘米中國歷史博物館藏

        倪瓚宗法董源,參以荊、關,創折帶皴法,常寫蕭疏簡遠的景色,為“元四家”之一。此圖寫一仙居景致,平靜的水面環繞著一段坡石,幾株大樹簇生其上,枝葉扶蘇。樹后一岸邊空地上,樹間茅舍掩映,屋后竹林茂密。遠處高大山坡下,林木蔥郁,相比而生。整個畫面彌散著幽靜、清涼的氣氛。畫中筆墨沉實,賦形具體,為畫家中年時期的代表作之一。

        《雨后空林圖》 元 倪瓚 紙本設色 縱63.5 厘米橫37.6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倪瓚以畫水墨山水見長,少作設色,《雨后空林圖》即為其少有的設色作品之一。而且,倪瓚的多數作品,寫景極簡,而這件作品則寫高大山川,景物豐富。畫面描繪一高大的山嶺,細瀑從山澗穿石而下,匯入山腳一片水域之中。山前,一條小河蜿蜒曲折,緩緩流動,石橋橫跨,水波不興。兩岸地勢低平,疏林空落,林下一間屋舍,人去屋空。畫中山石多用披麻、折帶皴,干筆淡墨,濃墨點苔,敷色清淡溫和。整個畫面布局充實飽滿,平穩而有變,景象開闊,意境清淡蕭疏,雨霽林空之景,宛然目前。

        《具區林屋圖》 元 王蒙絹本設色縱68.7厘米橫42.5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王蒙(約1308—1385),元四家之一。字叔明,號黃鶴山樵,一號香光居士。吳興人,入明后,下山出仕,“洪武初,為泰安州知州”。不久因胡惟庸案株連入獄,洪武十八年九月死于獄中,享年80余歲。此畫設色山澗樹林,木屋亭臺與淙淙溪流,畫面意境清幽宜人,高士隱身于此,其樂融融。

        《春山讀書圖》 元 王蒙紙本墨筆縱54.4厘米橫28.3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王蒙與黃公望、倪瓚等名家交往甚密,曾得到黃公望指點。王蒙遠宗王摩詰(王維),對董源、巨然的山水用功尤深,能自出新意,并且以大自然為師,獨具面貌,是元代末年富有創造性的山水畫大師。其山水布局,畫得密,畫得滿,滿而不臃,密而不塞,用筆繁復而又富有層次和空間感?!洞荷阶x書圖》是王蒙在晚期探索一種平面化的山水樣式的產物。這幅作品完全是用短促、干澀且多為解索皴的筆觸完成的,絕無王蒙以往慣用的渲染和豐富的皴擦。然而卻有一種非常微妙的美感和視覺效果。

        《丹山瀛海圖》 元 王蒙紙本設色縱28.5厘米橫80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丹山瀛海圖》畫東海蓬瀛諸島壯麗奇偉之景。洲島環海,水際浩淼,舟檣揚帆遠行。島上山巒重疊,喬松挺立,瓊閣樓宇深藏其間,島嶼之間長橋臥波。山石多用解索皴,焦墨點苔,雜樹則用夾葉、勾葉、點葉諸法。此圖畫法細密,景色奇麗,意境開闊。在王蒙作品極為少見。畫上自題“丹山瀛海圖,香光居士王叔明畫”。鈐白文“黃鶴山樵”。卷后有明·項元汴題記。

        《青卞隱居圖》 元 王蒙紙本水墨縱140.6厘米橫42.2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此圖畫作者家鄉浙江的卞山。即趙孟釷疲骸昂蔚北憷砟瞎殍,呼灑登樓看卞山”之卞山。此山一名弁山,高出云霄,山石瑩然如玉,下有玲瓏山,石皆嵌空。上有三巖,即碧巖、秀巖、云巖。董其昌曾泊舟山下,嘆曰王蒙“能為此山傳神寫照”。此圖繪千巖萬壑,峰巒曲折,山勢崢嶸,氣勢雄偉秀拔,意境深邃,構圖繁復。各種筆法和墨法互用,繁而不亂,又能展現出廣闊空間,做到密而不塞,成功地表現了南方溪山林茂景深,滋潤華秀的景色,是王蒙風格成熟的精心佳作,被董其昌稱之為“天下第一”。

        《秋山草堂圖》 元 王蒙紙本設色縱123.3厘米橫54.8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王叔明畫,從趙文敏風韻中來?!簽E唐宋諸名家,而從董源、王維為宗,故其縱逸多姿,往往出文敏規格之外”。王蒙的畫法,善變而多巧妙,喜畫重山復嶺之繁景,常用解索皴和焦墨點苔。所寫山林樹木,蒼郁茂密而具有渾遠的空間感?!肚锷讲萏脠D》畫高山崇嶺,茂樹清淡,山腳草堂臨水,水際荻花蕭瑟堂內隱者怡然自得。表現出江南自然山川的濕潤,創造出蓊郁深秀、渾厚華茲的境界。

        《夏山高隱圖》 元 王蒙絹本設色縱149厘米橫63.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以深遠和高遠兼用的布局手法描繪了深山。遠景為一群峰涌動的險峻高山,一條細瀑從前川直掛而下,融入山下輕霧之中,并沿著畫面下半部低峰深壑向近處蜿蜒流淌。山溪在碎石間跌蕩,似能聽到悅耳的回響。兩岸山石層疊,林木蔥郁,屋宇掩映。近處林蔭蔽日,涼氣襲人,隱士、書童、仕女、樵夫在屋中、房前、溪邊、道上品茗、談天、汲水、行走,各行其事。整個畫面景物繁密,造型謹嚴,境界深邃而又開闊,有炎夏清涼之意。畫家以其最常用的解索皴畫山石,筆法沉著穩健,墨色層次豐富,設色清淡,色墨互融,為其中年力作之一。

        《葛稚川移居圖》 元 王蒙紙本設色縱139厘米橫5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王蒙所作的內容多反映文人的山林隱居生活,這與他所生活的環境和經歷密切相關,他善于表現江南山川的濕潤感,創造出蓊郁深秀、渾厚華滋的境界,在元四家中以繁密見長。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圖》未署年款,但從風格來看似乎當屬中期作品。此畫以不同尋常的技法描繪畫中的人物、樹木和山石,用枯澀而精確,毫無鋒芒畢露、草率或隨意之處。

        《武夷放棹圖》 元 方從義紙本水墨縱74.4厘米橫27.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方從義,字無隅,號方壺,又號不芒道人,金門羽客、鬼谷山人等。貴溪(今屬江西?。┤?。生卒年不詳,約活動于14世紀。生性喜結交,有“方外之交”之美譽。擅長水墨云水, 師法董巨、米氏父子, 但能突破成法而有所創造。所作大筆水墨云山, 蒼潤渾厚, 富于變化, 自成一格。平生游歷眾多, 真山水實景常攝入畫中, 如《武夷放棹圖》。此圖畫奇峰突起, 溪澗幽深, 為武夷九曲之景, 與平常所畫云山不同。畫上自識:“武夷放棹”四字在右首。

        《雪江漁艇圖》 姚廷美紙本墨筆縱24.1厘米橫81.8厘米北京故官博物院藏

        姚廷美,生卒不詳,約活動于14世紀,石彥卿,以字行。吳興(今屬浙江)人。善山水,學郭熙畫法,用筆秀勁。此圖畫冬景山水。以平遠式構圖,遠景寫山川橫亙如睡,煙嵐飄渺,雪江空闊,漫無際涯。近處江邊石岸上有茅舍虛敞,茅外枯木叢生雜錯,流泉凝寒。江邊蘆荻凋敝,草葉枯萎。樹石畫法有郭熙遺意,石用粗筆勾染,較少皴斫,風格樸厚蒼率,營造出一派荒寒清冷的嚴冬景色。故宮所藏姚氏真跡僅此一幅,加之其不凡的藝術水準,更顯彌足珍貴。

        《雪岡渡關圖》 元 馬琬絹本墨筆縱125.4厘米橫57.2厘米北京故官博物院藏

        馬琬,字文壁,秦淮(今江蘇南京)人。生卒年不詳,活動于元末明初。善畫山水,取法元王蒙、黃公望,尤對黃氏畫法亦步亦趨。此圖為雪景山水,描繪崇山峻嶺均為積雪覆蓋,崖頭隱約地點綴著短小的叢樹,山谷間有林木、水榭掩映。雪霧煙嵐在崖隙間彌散,山腳下,長松依然清翠昂然,整個畫面散發著荒寒蕭索之氣。這種雪景的畫法完全師從黃公望《九峰雪霽圖》,畫家利用絹素潔白的質地,以淡墨洪染出天空、水面,以墨筆淡淡勾出景物輪廓,顯現出雪景的晶瑩透明。

        《暮云詩意圖》 元 馬琬絹本設色縱95.6厘米橫56.3厘米上海博物館收藏

        《暮云詩意圖》畫高山疏林幽溪。遠處危峰聳立, 山巒起伏。溪流順勢而下, 幽澗板橋平臥。崗陵深處, 云霧縈繞, 村舍掩映。峰巔向陽面輕抹赭紅, 宛如反照之色, 大自然籠罩在光色變幻之中, 生意盎然。畫上自題:“暮云詩意(隸書), 至正已丑閏七月望日馬琬壁作”。下鈐“魯純生”和“馬琬璧印章”二印。

        《百丈泉圖》 元 陳汝言紙本水墨縱115.2厘米橫46.7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陳汝言,字惟允,臨江人,元末明初名士,工于詩文書畫,畫山水遠師董源、巨然,近師趙孟。山峰重疊,林木森嚴,山下屋宇樓閣,地勢幽僻。山勢陡峭,瀑布飛泉奔流而下,直追大詩人李白的“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詩意。全畫結構謹嚴,皴擦茂密,畫法出自董、巨,而近乎王蒙。

        《翠雨軒圖》 元 莊麟紙本淡設色縱26.2厘米橫65.4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寫林中茅屋一間,一老者策杖過橋,步伐堅定,與橋下的溪流淙淙共同構筑了畫面的幽寂和飄逸。并不像過去貶斥畫工的那些描述那樣,很有元代文人畫家的趣味。滿紙水墨揮灑,不但舒意而且流暢,畫家用大寫意的手法,畫出翠雨軒的茅舍溪橋,畫面疏疏密密,濃濃淡淡,沒有精心雕琢的痕跡,反而傳達了一種蕭閑的意境。畫上有清代乾隆皇帝的御題詩,對畫面意境和風格作了極為貼切的評述。

        《山水圖》 林子奐紙本水墨縱25.8厘米橫61.5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林子奐善畫山水,其風格與追求清逸的倪瓚有幾分相似,然在氣度上卻遠遠不及倪瓚。此圖畫枯枝怪石,江海茫茫,一望無際,江上小舟飄蕩,一看便知是幾位高隱賢士,放身大自然,盡享山水之趣。此圖用筆也是氣度不凡,干筆皴擦,濕筆渲染,加上一些濃墨點染,使此畫非常富有層次和節奏感。

        《陸羽烹茶圖》 元 趙原紙本水墨縱27厘米橫78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繪山水清遠,茅檐數座,屋內峨冠博帶、倚坐榻上者即為陸羽,前有一童子焙爐烹茶。本幅有作者自題:“陸羽烹茶圖”。畫面圖文并茂,鑄造了士大夫煙霞痼疾與泉石膏肓的精神世界,從一個側面折射了元代的社會思潮。此圖山石皴法的側鋒圓轉,樹點墨法的粗重厚實,無不著意經營,缺少空靈虛曠、自然無為的韻致,特別是濕筆淡墨的運用,還未能打破宋人的陳式。本幅有窺班詩題,還有乾隆皇帝的御題詩。

        《合溪草堂圖》 元 趙原紙本設色縱84.3厘米橫40.8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趙原善山水,時人對他的評價很高,在他作品中所寫的景物,慣用枯筆干墨,很是干淡清逸。此圖則用溫潤疏宕的筆調,畫出了另一番山水意蘊??梢娳w原并不拘泥于一家之法,善于拓展新的畫風。此畫瀟散簡逸,筆墨簡潔,多干筆皴擦,無一筆拖泥帶水,是趙原一幅頗具代表意義的山水杰作。畫上有乾隆皇帝的御題詩,并鈐有“乾隆御覽之寶”等帝王的收傳玉璽。

        《溪亭秋色圖》 元 趙原紙本墨筆縱61.4厘米橫26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趙原,本作元,入明后,以避朱元璋諱,改作原。字善長,號丹林,山東人,寓居江蘇。以善畫聞名吳中。擅長山水,遠師董源,近法王蒙。筆墨秀潤,在繼承元人水墨淺絳法的基礎上,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兼長畫竹石,筆墨多變化。洪武初征召至京,命繪制歷代功臣圖像,因為應對不合皇帝旨意而被殺?!断で锷珗D》墨筆畫蒼崖古木,溪邊水閣。畫家的山石皴法頗帶寫意之趣,筆墨圓潤蒼秀,變化多端,畫風純熟,應為畫家晚年之作。



        關注請加微信公眾號: sqtysg 掃一掃 二維碼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組@2017